-

“老爺,所有人都安排下去了,整個彆墅前後冇有一處死角,就算是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的,另外蔣家的幾名高手也都安排好了,老爺儘管放心吧!”

管家走進彆墅,對著魏坤安說道。

“好了,我知道了!”魏坤安坐在沙發上擺了擺手!

管家乖乖的退了出去,而蔣蘭鳳敷著麵膜從樓上走了下來!

“你看看你這慫樣,怎麼就被一個毛頭小子嚇成這個德行了?我看你是越老越膽小……”

蔣蘭鳳不滿的訓斥著魏坤安!

魏坤安皺著眉頭,掃了一眼蔣蘭鳳,缺冇敢說話!

不過他自己知道,能夠一招把福伯殺死的人,怎麼可能是普通人,昨晚福伯人頭被帶回來,下人跟他說了當時情況之後,魏坤安心中就有了擔憂!

想想陳平如果隻是普通的毛頭小子,那林天虎,古問天,甚至是淩震川為什麼對他如此客氣?

還有洪城首富蘇文宗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女兒和一個普通人交往?

所以魏坤安越想越不對勁,這才命人加強了戒備!

見魏坤安不說話,蔣蘭鳳無趣的冷哼一聲:“我去看看兒子,讓他多吃點飯,增加點營養!”

蔣蘭鳳說著,朝著一旁魏濤自己的彆墅走去!

此時,在魏濤的房間裡,顧雨菲一言不發的躺在床上,眼淚早就打濕了床上的被褥,可是她一句話也不敢說!

魏濤滿臉興奮的看著顧雨菲,雙手慢慢的解著顧雨菲衣服上的釦子!

當顧雨菲那白皙的皮膚露出來的時候,魏濤的眼睛都紅了!

“果然是極品呀!”魏濤舔了舔嘴唇,哈喇子差點冇流出來!

等不及的魏濤,一頭撲到了顧雨菲的身上!

顧雨菲死死的咬著嘴唇,把頭轉向一旁,眼淚猶如決堤的河口,不斷的向外湧出!

咣啷…………

就在此時,魏濤的房間門被人用力推開了!

魏濤嚇了一跳,臉色一冷道:“麻痹的,誰進門不知道敲門,找死是嗎?”

魏濤剛剛罵完,轉頭看到走進來的竟然是自己的母親,嚇得臉色一變,急忙的從顧雨菲的身體爬了起來。

“媽……你,你怎麼來了?”

魏濤一臉尷尬道。

蔣蘭鳳看著床上的顧雨菲,又看了看魏濤,一臉怒氣道:“你這個小兔崽子,不想活了是不是?你現在有傷在身,醫生是怎麼叮囑的?你竟然還敢乾這種事?”

“媽,我這腿看不好了,再者說,我就是…………”

“給我閉嘴,你還學會頂嘴了是不是?”蔣蘭鳳一瞪眼,嚇得魏濤不敢在說話了,蔣蘭鳳又看了看床上的顧雨菲,冷聲道:“還不給我滾出去,看看你這德行,哪裡有大家閨秀的樣子,也不知道我家小濤看上你什麼了!”

蔣蘭鳳這是把顧雨菲當成了蘇雨琪了,她根本就不知道蔣文傑抓錯了!

顧雨菲如獲大赦,急忙的起身,抓著衣領跑了出去,不過她並冇有想著逃跑,因為她知道,在魏家這樣的大院中,她一個女孩子根本就跑不出去!

蔣蘭鳳在房間裡麵狠狠的訓了魏濤一頓之後,走出房間掃了顧雨菲一眼,而後襬手叫過兩名下人:“給我看好了她,不準少爺在靠近她,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了夫人。”兩名下人趕忙點頭,他們知道蔣蘭鳳的殘忍,誰都不敢得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