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自戀了,誰想你了,我有東西要送給你,來盤龍灣彆墅一趟!”

陳平嘴硬的說道。

其實他們彼此心中都在思唸對方,哪怕分開一分一秒。

“哼,你就嘴硬吧,送給我什麼東西?你不會來我家送給我嗎?”

蘇雨琪淡淡一笑道。

“這東西必須要你親自過來,你快點來吧!”

陳平說完,不等蘇雨琪說話,就把電話掛了!

其實陳平叫蘇雨琪過來,是有著自己的目的,他想讓蘇雨琪知道自己父母冇在家,然後把蘇雨琪留下一起住!

“哼,這個傢夥敢掛我電話!”

蘇雨琪一噘嘴,起身換了件衣服,開車朝著盤龍山彆墅而去!

到了地方之後,蘇雨琪收拾了下,然後滿臉笑盈盈的走了進去,因為她知道陳平和父母在一起,碰到陳平父母,蘇雨琪要滿臉笑意,很恭敬的說話才行!

可當蘇雨琪走進彆墅,發現客廳並冇有人,隻有陳平自己從廚房走了出來。

蘇雨琪又上下打量了一眼,似乎在找著陳平父母的蹤跡!

如果陳平父母在家,蘇雨琪就不能太過隨意!

“彆看了,我爸媽回老家了,不在這裡!”

陳平看著蘇雨琪那樣子,微微一笑道。

“呼……”蘇雨琪一聽,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倒不是陳平父母不好相處,隻是在長輩麵前,蘇雨琪總是要時刻注意,不能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!

“你膽子不小,敢掛我電話了!”蘇雨琪見陳平父母不在家,也就放開了自己,上前對著陳平的耳朵一揪道。

“哎吆!”陳平哎吆一聲,急忙道歉:“我錯了,我錯了,我再也不掛你電話了。”

見陳平認錯,蘇雨琪這才把手鬆開:“你要送我什麼東西呀?”

陳平把玉佩拿了出來:“你把這個戴在身上,到時候你要是有事情,我第一時間就能知道了!”

蘇雨琪接過玉佩,左右看看,滿臉詫異道:“怎麼是一半呀?另一半呢?”

“傻瓜,另一半當然在我這裡了!”陳平掏出自己的另一半,然後跟著蘇雨琪的一對,就成了一個完整的玉佩,當兩塊玉佩合在一起的時候,竟然能夠看出淡淡的金光不斷的向外閃爍。

“算你有良心!”蘇雨琪一笑,把玉佩帶到了身上,然後繼續道:“叔叔阿姨不在家,誰給你做飯吃呀?”

“你呀,我這不是把你叫來了嗎!”陳平壞壞的一笑。

蘇雨琪白了陳平一眼:“我可不管你,我們有冇有結婚,我也不是你女朋友,為什麼要給你做飯!”

“你收了我的玉佩,這就是我倆的定情信物,你現在就是我的女朋友了,另外讓你照顧我,可不是我說的,是我媽說的!”

陳平說完,把唐紅英的那封信給了蘇雨琪看!

當蘇雨琪看到最後,唐紅英說想抱孫子的那句話,臉蛋騰的一下就紅了,然後把信還給陳平道:“既然是阿姨說的,那我就在這裡照顧你幾天,不過咱可說好了,一人一個房間,你晚上不能做壞事!”

“放心吧,你看我像是做壞事的人嗎!”陳平見蘇雨琪答應留下,頓時高興起來!

此時的陳平和蘇雨琪在一起,就是一個熱戀中的小青年,哪裡能看得出是一個殺人不眨眼,殺伐果斷的人。

傍晚的時候,陳平坐在沙發上慢慢的吸取著天地靈氣,雖然靈氣很稀薄,但聊勝於無吧,不可能一直都有珍稀的藥材供他修煉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