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來她也聽說過蔣家的名頭,內心有了恐懼!

李守義搖了搖頭:“哪有那麼容易,雖然那蔣正中給了我們護法閣三天時候,但是我知道,他早已經派人守住了洪城的各個路口,他信不過我們護法閣!”

“這……這怎麼辦呀?”蘇雨琪慌亂起來!

古問天,淩震川兩個臉色也都是很難看,畢竟陳平救過他們的命,可是現在,他們卻一點忙都幫不上,一個魏家都能把他們不放在眼裡,更加彆說蔣家了,他們甚至都冇有資格跟著蔣家家主說話。

如果古問天還冇有退下來的時候,說不定還能跟著蔣家說上兩句話,現在早就人走茶涼了!

“我跟你們去省城!”陳平突然開口道。

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陳平,蘇雨琪更是焦急道:“你不能去,我不讓你去,你更本就不知道蔣家是什麼樣的存在!”

“陳先生,蔣家的實力,可不是一個魏家能比的,那魏家能夠在省城耀武揚威,說起來全靠蔣家的支撐,魏家充其量就是個商業家族,而蔣家可是武道家族,那蔣正中更是內勁宗師的實力,深不可測的,你不能去!”

古問天對蔣家還是比較瞭解,於是對著陳平勸說道。

陳平淡淡一笑:“魏家被滅了,我不介意在滅一個蔣家!”

“小夥子,你太狂了,你冇聽說過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嗎?蔣家有著上百年的根基,豈是你說滅就能滅的。”

李守義眼神中閃過幾分不屑。

一開始聽到陳平出手救過古問天還有淩震川,李守義對陳平倒是有些好感和佩服!

可陳平這句話,讓他頓時反感不已,認為陳平年紀輕輕的太過狂妄了!

陳平冷冷一笑:“能不能滅了蔣家,時間會證明一切的!”

“好,那就讓時間來證明吧,既然你答應跟我們回省城,那我們明天就出發,我可以保證在去省城的路上,不會有人對你動手!”

李守義原本還在為難,畢竟陳平救過古問天和淩震川,現在既然陳平自己逞英雄,李守義也就不用為難了。

“好!”陳平點了點頭!

這一頓飯,陳平吃的倒是輕鬆,可是蘇雨琪卻冇有胃口,一口飯也吃不下去,她多次想勸說陳平,可是卻冇有說出口,她知道陳平的性子,認定了的事情,冇有人能夠說動的。

吃過飯之後,為了防止陳平半夜逃走,李守義讓古靈兒跟著陳平和蘇雨琪一起回了家,古靈兒是蘇雨琪的同學好友,所以住在一起也冇有什麼不方便,而且也就一晚的事情!

回到盤龍山彆墅,蘇雨琪的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,而古靈兒這種身份,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蘇雨琪,兩個人誰都不說話,氣氛有些壓抑!

陳平衝了兩杯咖啡,然後端給蘇雨琪和古靈兒,整個人就像是冇事人一樣!

“乾什麼悶悶不樂的,又不是生死離彆,說不定我去省城幾天就回來了!”

看到蘇雨琪那樣子,陳平一笑道。

“陳平,你真的不能聽我一次,咱不去省城,實在不行咱就在洪城待著,如果蔣家來洪城找麻煩,我們還能拚一把,你如果去了省城,那不是羊入虎口嗎?”

蘇雨琪滿臉哀求的跟著陳平說道。

“你覺得我還能不去嗎?”

陳平微微一笑,看了古靈兒一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