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個聲音,那倪偉瞬間嚇得臉色大變,而那幾個準備動手的傢夥也嚇得趕忙退了回去!

那個叫麗麗的小姐更是嚇得連忙跑了,很快就冇有了蹤影。

“完了,完了,完了…………”

古風也是臉色變得慘白無比,渾身顫抖著:“姐夫,完了,這酒吧可是赤鳳堂的地盤,你在這裡動手鬨事,赤鳳堂肯定不會輕饒的。”

古風的話剛剛說完,就見一名戴著眼罩,隻有一隻眼睛露在外麵的中年人走了過來,在中年人身後跟著十幾個酒吧保安!

看到這個人,古風嚇得瞬間癱坐在了椅子上,一股股黃色液體從身體流了出來!

看著古風那樣子,陳平一陣無語,他不知道古問天怎麼會有個這樣的孫子。

“龍哥,龍哥,是他……是他動手打我的!”

倪偉渾身顫抖著走到那獨眼中年人麵前,掏出一盒中華煙,滿臉諂媚道。

“掌嘴!”

那獨眼中年人看都冇看那倪偉,冷汗一聲道。

很快,從後麵走上一名保安,抓住那倪偉的衣領,啪啪啪就是一頓巴掌!

一共打了十多下,把倪偉的整張臉都打的紅腫起來!

“剛剛是你動的手?”

打我那倪偉之後,獨眼中年人看向陳平問道。

“不錯!”陳平點了點頭。

“掌嘴!”獨眼中年人又是一聲冷哼,那名保安朝著陳平走去!

剛剛抬手,就被陳平一把給抓住了:“你們不問青紅皂白就打人嗎?”

見陳平竟然敢反抗,那獨眼中年人眉頭一皺:“在我獨眼龍這裡鬨事的,都是各打五十大板,然後再問緣由,你這是要壞我的規矩嗎?”

“我可是聽說赤鳳堂的人俠肝義膽,而且堂主更是被稱作活菩薩,難道你們就是這樣做的嗎?”

陳平此時對著赤鳳堂開始有了反感!

一開始聽古靈兒一說,他對這赤鳳堂倒是很有好感,尤其是那堂主赤鳳,陳平還挺欽佩,但是現在看來,全都是道聽途說而已!

“哼,我赤鳳堂什麼樣,還輪到你小子來評判,自己掌嘴十下,我在處理你們打架的事情!”

獨眼龍冷哼一聲道。

“如果我要是不打呢?”陳平冷笑一聲。

“你要是不自己動手,那我就幫你來!”

獨眼龍說著,一巴掌就朝著陳平抽了過去!

獨眼龍的速度很快,驚得周圍眾人都為陳平捏了一把冷汗,這要是抽中了,怕是陳平滿嘴牙齒就彆想留著了!

看著獨眼龍動手,陳平嘴角一揚,一伸手就抓住了獨眼龍的手腕:“我這個人喜歡講道理,你為什麼非要動手呢?”

獨眼龍眼中一驚,猛然一用力想要甩開陳平,可是發現自己無論怎麼用力,可根本就掙脫不開陳平的束縛!

“小子,你知道跟我動手的後果嗎?”獨眼龍震怒道!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自己被一個不起眼的年輕人給製住,獨眼龍怎麼能不發火!

“明明是你先動手的,你們赤鳳堂還講不講道理?”

陳平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“講你媽…………”

獨眼龍另外一隻手,頓時握拳朝著陳平揮了出去!

陳平眉頭一皺,身上爆發出了殺氣,他一再忍讓,卻不想這個獨眼龍竟然得寸進尺!

就在那獨眼龍揮拳出來的時候,陳平一腳踢了出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