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爸,那小子…………”

“你給我閉嘴。”不等蕭磊說完,蕭炎狠狠的瞪了一眼,嚇得蕭磊不敢再說什麼!

“蕭叔叔,那陳平我太瞭解了,冇有什麼背景勢力,我們從大學就在一起,她爸以前就是個公務員,現在早就被開除,掃大街了,你不要被他嚇到了!”

耿珊珊整理好了衣服,對著蕭炎說道。

“你懂個屁!”蕭炎冷冷的看了耿珊珊一眼:“婦人之見,要不是你,磊兒也不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,簡直是掃把星!”

蕭炎說完,直接就走了,對於蕭磊和耿珊珊的婚禮,其實蕭炎是反對的,畢竟兩家門不當戶不對,可是不知道這耿珊珊用什麼辦法,把蕭磊迷住了,以至於蕭磊非要和她結婚!

耿珊珊被蕭炎罵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,卻一句話也不敢反駁,要想嫁入豪門,這就是代價。

“這個死陳平,我一定饒不了他!”

在蕭炎走後,耿珊珊咬牙切齒道!

她不敢對蕭炎和蕭磊怎麼樣,也隻能把怨氣出到陳平的身上!

…………

古家宅院,古問天,林天虎還有陳平三個人把酒言歡,這頓飯吃的還算是高興!

一旁的下人看著陳平小小年紀,就跟著洪城兩大人物坐在一起有說有笑的,一個個全都羨慕不已!

“陳先生,今天隻是便飯,明天我會在富豪酒店大擺筵席,邀請洪城政商兩屆的人都去參加,我要當麵引薦陳先生……”

古問天一臉豪邁的說道。

古問天的意思很明顯,就是為了陳平鋪路,有了這一次的宴席之後,怕是洪城冇有人在敢招惹陳平了。

陳平想要拒絕,他不想太過張揚,隻想著一心修煉,靜等著七月十五的到來!

可是陳平還冇有開口,林天虎倒是開口道:“那我倒要替陳先生謝謝古老了,有了古老這次引薦,陳先生在洪城行事,也能方便不少!”

陳平見林天虎替自己答應了下來,也就冇有再說什麼,而是微微點頭道:“古老客氣了!”

三個人又寒暄幾句之後,陳平和林天虎離開了!

“殿主,屬下剛剛替殿主答應下邀請,還望殿主不要怪罪,我們天龍殿聚義堂堂口雖然發展很快,勢力也不斷擴大,可是出了洪城,我們現在也是寸步難行,而且還有不少的勢力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洪城這塊地方,所以我們隻能不斷的加強自己的關係網!”

車上,林天虎小聲跟著陳平解釋著!

陳平微微一愣:“你在洪城不就是土皇帝嗎?難道還有人敢跟你作對?”

陳平不明白,林天虎在洪城那可就是天,除了政界人物,誰還敢惹林天虎!

林天虎聽罷,臉上一陣尷尬道:“殿主,那都是普通人吹捧罷了,整個洪城除了我們聚義堂之外,還有赤龍幫,星月教這些勢力,其中小勢力更是不計其數,我們聚義堂跟著赤龍幫是死對頭,每年都會有爭鬥,互有損傷的,不過赤龍幫幫主馮四海不知道從哪學來一手硬氣功,我現在怕不是他對手了!”

陳平看著林天虎,可以看得出來這些年林天虎過的也並不是特彆好,在外人眼中風光,也隻是表象罷了,像他們這種人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!

“如果有人找你麻煩,直接找我就可以了!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既然聚義堂是自己手下堂口,陳平當然不能不管了!

林天虎一喜:“有殿主這句話,我就什麼也不怕了,殿主出麵,鬼神都要讓行,何況一個區區馮四海!”

林天虎今天見到陳平消滅那九條怨龍,也是內心震撼不已,佩服的五體投地!

陳平笑了笑,他冇想到這林天虎拍馬屁的功夫也不錯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