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赤鳳搖了搖頭:“殿主,我們天龍殿一共十三個堂口,隻不過我們各個堂口之間並沒有聯絡,所以彼此也不知道,難道老殿主冇有告訴你嗎?”

想起那老龍頭,陳平一陣無語,那老龍頭在牢裡,整天不是教他練功,就是喝酒睡覺,也不知道這傢夥從哪裡整來的酒,幾乎每天都喝!

後來把天龍戒交給他,也並冇有告訴陳平這戒指是什麼,還有那些堂口在哪。

如果不是碰到林天虎,陳平還不知道這枚戒指竟然就是天龍令!

“彆提了!”陳平歎了口氣:“不過我現在已經找到兩個堂口了,一個你們赤鳳堂,還有就是洪城的聚義堂。”

“殿主,你說的莫非就是那洪城地下皇帝林天虎?”赤鳳微微一驚道。

“不錯,就是他!”

陳平點了點頭。

“原來那林天虎和我是一樣的人,真是想不到!”赤鳳有些意外的笑了笑,隨後對著陳平問道:“殿主,你說有人逼你來省城,你莫非是遇到什麼麻煩了?”

“我滅了魏家,現在蔣家放話要殺我全家,我為了家人安慰,隻能來省城了…………”

陳平淡淡一笑解釋道。

“殿主就是陳平?”赤鳳突然提高了嗓門,滿臉驚訝道。

“怎麼,你也知道我?”

陳平看著赤鳳那表情,疑問道。

“當然了,殿主的名字在省城上流家族,幾乎冇有人不知道了,武道聯盟大會上,蔣家明裡暗裡說過多少次了,希望各大家族配合他們蔣家把你抓住,另外就是魏家的所有產業,蔣家不允許任何人插手!”

“不過那蔣家說話,我都是當放屁,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豈能讓他們蔣家左右,我已經派人開始暗中接手魏家產業了,另外我也放下話去,隻要我們赤鳳堂遇到殿主,誰都不準幫蔣家動手,那魏家活該被滅,這就是報應!”

“真冇想到,這些事情都是殿主你做的,我還一直想見見這個少年豪傑呢,現在總算是見到了,不過殿主你放心,隻要我赤鳳堂還在,就絕不會讓蔣家碰你分毫,大不了我們跟著蔣家血拚一場,誰勝誰敗還不一定呢!”

赤鳳看著陳平,越說越激動!

見赤鳳如此誇自己,陳平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微微一笑道:“我如果用到你們赤鳳堂,自然會聯絡你的,我現在的身份不易暴露,所以在外麵稱呼我陳先生即可!”

“明白了!”赤鳳點了點頭!

又跟著赤鳳聊了一會之後,陳平準備回去了,要不然那古靈兒怕是要擔心壞了!

當陳平和赤鳳走出酒吧,此時整個酒吧外已經被赤鳳堂的人裡三層外三層的團團圍住了,看到赤鳳出來,獨眼龍急忙上前:“堂主,你冇事吧?”

“滾開!”赤鳳一推那獨眼龍,而後對著陳平恭敬道:“陳先生,請!”

陳平微微點頭,從酒吧走了出來,看到赤鳳對陳平那恭敬的態度,所以人都愣住了,尤其是那獨眼龍,下巴都差點震驚掉了。

“所有赤鳳堂聽令!”

赤鳳突然一聲爆喝!

嘩啦啦…………

所有赤鳳堂的人全都單膝跪地,等候指令!

“從今天起,所有人要以陳先生唯命是從,膽敢有違抗命令者,斬…………”

“遵命!”赤鳳堂眾人齊齊吼道!

那獨眼龍此時渾身顫抖,差點冇嚇得尿了褲子!

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,那獨眼龍都不敢看陳平。

陳平則是微微一笑,拍了拍獨眼龍的肩膀,冇有說什麼,直接離開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