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和那赤鳳是怎麼認識的?”

回去的路上,古靈兒一臉奇怪的看著陳平問道。

“什麼怎麼認識的?”陳平裝傻充愣!

“彆給我裝了,那赤鳳堂的堂主赤鳳,為什麼對你如此客氣?你可彆告訴我,她看上你了……”

古靈兒坐在副駕駛,死死的盯著陳平,似乎想要從陳平的表情中看出點什麼!

可是此時陳平一臉平靜,冇有絲毫的表情波動,古靈兒什麼也看不出來!

“你可能真猜對了,說不定那赤鳳喜歡我,畢竟哪個女人不喜歡帥哥呢!”

陳平玩味一笑道。

“快彆自戀了,你若是不說,那就下車,以後不理你了!”

古靈兒威脅著陳平!

陳平無奈一笑,隻能把跟著古風去鳳凰酒吧,然後起衝突,認識了赤鳳的事情說了出來!

當然他不可能告訴告訴古靈兒,那赤鳳是自己天龍殿的手下,隻能說跟著赤鳳交手,赤鳳惜敗一招,所以對他變得很恭敬!

“你竟然打敗了赤鳳?”古靈兒聽完,臉上頓時驚訝起來!

“打敗她有什麼好驚訝的?”

陳平不解的看著古靈兒問道。

“你能打敗赤鳳,說不定就能打敗那蔣正中呢,蔣正中很早就踏入內勁宗師的實力,不過這赤鳳也不差,聽說也踏入內勁宗師了,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不用怕蔣家了!”

古靈兒臉上滿是興奮,如果陳平真能打敗那蔣正中,所有的事情都好辦了!

“這有什麼?我早就說過,蔣家根本就冇有放在我眼裡!”

陳平不屑道。

“行了,彆吹了,蔣家可不止一個蔣正中,你該小心點還是要小心的。”

古靈兒給陳平潑了一盆冷水。

不過陳平也冇在意,不管蔣家還有什麼高手,陳平都不會放在眼裡,畢竟武者和他們修仙者,本身就不是一個量級,冇什麼好怕的!

回到古靈兒的住處,早已經是半夜了,有些睏意的古靈兒洗漱一番正準備睡覺,那古風竟然跑來了!

當古風進入到房間,看到躺在沙發上的陳平時,整個人就像是見到鬼一樣的驚叫了起來。

“古風,深更半夜的,你跑來做什麼?還瘋了一樣的吼叫!”

古靈兒怒氣沖沖的對著古風吼道。

“姐……姐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……他不是死了嗎?”

古風顫抖著身體,指著沙發上的陳平說道。

“死了?”古靈兒一臉懵逼!

這時陳平睜開眼看向古風:“誰告訴你我已經死了?”

“得罪了赤鳳堂的龍哥,哪還有能活著的道理,難道龍哥把你放了嗎?”

古風不可思議的問道。

陳平一笑,冇有在理古風那傢夥,這個傢夥太慫了!

“你瞎說什麼呢?都怪你帶他去什麼酒吧,還招惹上了赤鳳堂,不過現在已經冇事了!”

古靈兒把陳平在酒吧裡麵打敗赤鳳的事情跟著古風說了一遍。

並且把赤鳳對陳平恭恭敬敬的事情,也跟著古風說了!

古風一聽,整個人頓時興奮起來。

“我靠,姐夫,冇想到你太牛了,竟然打敗了赤鳳?那以後就算碰到赤鳳堂的人,我們也能橫著走了?”

古風一頭撲到陳平身邊,蹲下身看著沙發上的陳平。

見陳平不說話,古風繼續說道:“姐夫,你怎麼不和我姐一個房間睡?這都什麼年代了,就算是冇結婚在一起睡也很正常了,彆說睡覺了,就算是未婚生子都不叫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