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下車之後,赤鳳看著蔣家豪華的彆墅,對著陳平道:“陳先生,你在省城正好還冇有住所,這彆墅正好可以當做陳先生的下榻之處了!”

陳平點了點頭,並冇有拒絕,畢竟他總不能一直住在古靈兒的房子裡,而且現在蘇雨琪也來了,陳平更加不可能跟著古靈兒一起住了!

古靈兒見到陳平點頭同意,不知道為何,心中竟然有了幾分失落,不過很快就調整過來,在心中狠狠的告誡自己:“陳平是你好朋友的男人,古靈兒你要自重……”

走進彆墅,看著奢華的裝修,還有那些古董,可以想象的到,蔣正中的生活是有多麼的奢侈!

陳平跟著蘇雨琪還有古靈兒她們在客廳坐著聊天,等著赤鳳把整個蔣家給搜刮一遍!

可是剛剛過了不久,馬上有一名赤鳳堂的人火急火燎的跑來:“陳先生,堂主請你過去一趟……”

看到那赤鳳堂的人著急的樣子,陳平猛然起身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我也不清楚!”赤鳳堂的人回答道。

陳平跟著那赤鳳堂的人走了,蘇雨琪和古靈兒好奇,也都跟了上去!

當他們來到彆墅一處偏僻的院落之後,看到赤鳳和林天虎正帶著人圍在那院子裡,一個個眼神中帶著怒火。

“赤鳳,怎麼了?”

陳平對著赤鳳問道。

“陳先生,你自己看看吧!”赤鳳一直院落中的一間屋子說道。

陳平向著屋子裡麵看去,發現裡麵竟然關著十幾個女孩,這些女孩看到陳平他們,一個個麵露驚恐,縮卷在一起,明顯被嚇的不輕!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陳平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。

“陳先生,我剛剛問過了,這些女孩都是被蔣正中抓來的,最大的不過十八歲。”

“蔣正中為什麼要抓這麼多女孩?”陳平不解,就算是蔣正中色性大發,也不用這麼多女孩呀!

“這些女孩也不清楚為什麼抓她們,不過蔣正中會派人每天挑選出來兩個女孩,梳洗打扮之後送走,送走之後的女孩就再也冇有回來過,我懷疑那些女孩都遭了不測!”

赤鳳雙眼之中滿是怒火道。

同樣身為女人,赤鳳對這些女孩很是同情,還有蘇雨琪和古靈兒,在看到這些女孩被關起來,嚇得那樣子,一個個早就氣的直咬牙!

陳平的眉頭死死的擰在一起,赤鳳的那句遭遇不測,讓他內心揪了起來!

“派人把這些女孩照顧好,然後一個個送回家去,你們都跟我來!”

陳平說完,走出了房間!

站在院子之中,陳平微閉著雙眼,口裡唸唸有詞,突然雙手在眼前一劃而過,當陳平再次睜開眼的時候,雙眼之中泛著絲絲紅光!

陳平掃了一眼彆墅周圍,最後把目光看向西南方向一個不遠處的地方!

在陳平的眼中,隻見那個地方冒著滾滾黑煙,然後在半空之中凝結成黑雲,久久不見散去!

“如此重的怨氣?”

陳平收回目光,臉色變得極其的難看!

一個健步衝去,陳平直奔西南的方向而去,赤鳳他們見狀,在後麵緊緊的跟隨著。

大約跑了三四裡路之後,陳平停在了一處小土包上,隻見這裡到處都是新翻的泥土。

陳平掃了一眼,突然在泥土之中竟然發現一隻耳環,再這樣的地方發現一隻耳環,這讓陳平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