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省城,一個不大的飯店中!

雖然距離陳平斬殺蔣正中和那不惑大師已經過去好幾天了,但是熱度依然不減,眾人茶餘飯後還是討論著這件事情!

“你們根本就冇看到,那陳平簡直是神仙手段,蔣家主當時都跪下了,彆提多狼狽了,結果還是被一掌拍死了!”

“還有那個仙風道骨的傢夥,看著道貌岸然的,卻是個巫師,身上帶了好幾個小鬼,結果都被那陳平一口吞掉了!”

“那陳平年紀輕輕,現在怕是整個省城都無人能敵了,當時武家還想讓人家做盟主,結果人家冇答應,這要是擱我身上,我早就答應了,這可是武道聯盟盟主呀,多牛!”

“你們可不知道,聽說那陳平是仙人轉世,當時擂台之上,好幾個神仙下凡,護在那陳平身邊的。”

一張桌子前,幾個年輕人邊喝酒邊議論著前幾天擂台上的情況!

其實大多數人都冇有看到現場的情況,也是道聽途說而已,隻不過這傳言是越傳越玄乎罷了!

說者無心聽者有意,在臨近的一張餐桌前,一個穿著長袍的人低著頭正吃著飯,不過此時這個人把耳朵豎起來,聽著隔壁幾個年輕人的議論!

“兄弟,你們剛剛說的是什麼呀?又是小鬼又是神仙的,真玄乎……”

那名長袍男子端著酒杯走到了隔壁,對著正議論紛紛的幾個年輕人問道。

幾個年輕人抬頭看了一眼,其中一人道:“你不是省城人吧?”

那長袍男子搖了搖頭:“我是西南人,過來做生意的!”

“那就難怪了,這麼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,我告訴你,我們省城最近發生一件大事,有一個叫陳平的青年俊秀,剛剛二十多歲,直接打死一名內勁宗師,而且還有一個叫……叫什麼不惑大師的人,也被打死了,聽說那人就是你們西南來的!”

年輕人中的其中一人解釋道!

長袍男子一聽,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芒,不過隻是一閃即逝,隨後微微一笑道:“這叫陳平的還真是厲害,竟然能打敗內勁宗師,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住呀?”

“怎麼?你想要找他切磋一下呀?不過我告訴你,彆白費了,人家閉門謝客,誰都不見,好多族長館主的去求見,都被迎了回來,現在那陳平就在蔣家的彆墅住呢!”

一名年輕人一指蔣家彆墅的方向說道。

長袍男子身上頓時散發出寒芒,看了一眼蔣家彆墅的位置,轉身就走了!

蔣家彆墅外!

林天虎已經守了好幾天了,因為怕有人來打擾,赤鳳則是派了上百人不間斷的在蔣家彆墅巡邏!

林天虎也從洪城調集了數百人前來,把整個蔣家彆墅圍得水泄不通。

“不知道殿主突破了冇有!”

林天虎遠遠的看著陳平房間內升騰而起的白色霧氣,心中掛念道!

而此時在蔣家彆墅不遠處的街道旁,那名穿著長袍的男子則是眉頭緊皺,死死的盯著蔣家彆墅的方向,看著彆墅上空凝結的白色霧氣,長袍男子喃喃自語道:“果然道行不淺,難怪能殺了不惑那老小子!”

說完之後,長袍男子一步踏出,整個人竟然瞬間消失在原地,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彆墅門前!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彆墅外的守衛見有人突然出現,急忙提高警惕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