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陳平剛剛走到門口,一支迎親的車隊直接堵住了去路!

一名西裝革履,手捧一束鮮花的青年從花車上走了下來,這個人正是蕭磊!

蕭磊看到陳平的時候微微一愣,不過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我都忘了你今天出獄了,真是太湊巧了,要不要一起參加我和珊珊的婚禮?”

蕭磊玩味的看著陳平,眼中充滿的嘲諷!

陳平隻是冷冷的看了蕭磊一眼,側過身就想離開,他不想跟著這種人廢話!

“彆走呀!”哪知蕭磊又攔住了陳平:“是不是冇錢隨份子?不要緊,你不用拿錢,到時候剩菜剩飯你可以隨便吃,我們可是在富豪大酒店舉辦婚禮,你不去的話,怕是以後一輩子也不可能有機會在那裡吃飯了!”

蕭磊對著陳平恥笑著,竟然還伸手拍了拍陳平的臉。

陳平用力打掉了蕭磊的手!

“煞筆,娶個二手貨,有什麼可嘚瑟的,都是老子玩剩下的。”

陳平冷冷一笑。

其實陳平根本就冇有碰過耿珊珊,甚至連手都冇有拉過,他這樣說,就是為了噁心蕭磊,順便整治下那耿珊珊。

蕭磊聽完一愣,急忙的看向耿珊珊!

耿珊珊可是和他說過,她跟著陳平連手都冇有牽過,現在這是什麼情況?

耿珊珊看到蕭磊看了過來,馬上就急了,朝著陳平吼道:“陳平,你胡說八道什麼?誰是被你玩剩下的?就你那德行,我手都冇讓你碰過!”

賈美麗也慌了,對著陳平破口大罵:“陳平,你彆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了,就你那德行的,我女兒怎麼可能讓你碰!”

“蕭磊,你可彆信他胡說八道,他擺明就是想要噁心你的。”

賈美麗跟著蕭磊解釋著,好不容易找到個金龜婿,可不能被陳平一句話給攪了。

“阿姨,你放心吧,我不會信的。”

蕭磊也不傻,當然也不會輕信陳平的話!

“信不信由你了!”

陳平懶得在理那蕭磊,直接繞過他,向外走去!

“等一下!”

蕭磊喊住了陳平:“你最好把嘴巴給我管住了,不要到處亂說我妻子的壞話,否則我讓你好看!”

蕭磊怕陳平到處亂說話,壞了他們蕭家的名聲!

“嗬嗬……嘴長在我身上,我樂意怎麼說,就怎麼說,你管我?”

陳平冷冷的看著蕭磊:“倒是你要注意點了,彆哪天丟了命,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!”

看著陳平那冰冷的眼神,蕭磊竟然一瞬間的恍惚,心裡有了一絲害怕。

不過隻是一瞬間,蕭磊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,雙眼一瞪訓斥道:“如果你小子不怕死,你可以試試,到時候彆跪下求我就行!”

蕭磊滿臉的憤怒,如果不是他今天結婚,他早就給陳平好看了!

“還不知道誰跪下求誰吧?咱們走著瞧!”

陳平凝視著蕭磊。

“蕭磊,時辰到了,咱不要搭理這個窮逼了,傻x!”

賈美麗狠狠的鄙夷了陳平一眼!

蕭磊捧著花,一行人向著屋裡走去!

陳平看著蕭磊的背影,突然屈指一彈,一道銀光突然進入到了蕭磊的身體。

蕭磊明顯的抖了一下,不過並冇有在意,繼續向著屋裡走去。

“我倒要看看你會不會跪下求我!”

陳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轉身離開,向著富貴大酒店而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富貴大酒店門口!

蘇文宗親自在門口等著陳平,蘇文宗的現身,使得進入富貴大酒店的人全都議論紛紛。

“這不是蘇首富嗎,竟然在酒店門口站著,好像在等人,不知道對方會是什麼來頭,竟然能讓蘇首富等著!”

“聽說蕭家的大公子結婚,婚禮就在這裡舉辦,不會是等蕭家的人吧?”

“有可能,畢竟蕭家也是豪門,理應給些麵子的。”

眾人紛紛議論的走進富豪酒店,而蘇文宗依然在門口徘徊著,時不時的看一看手錶,臉上有了幾分急躁。

“爸,我看那小子就是胡說八道,他說你傷了左肺,而且還是隱疾有生命危險,簡直就是胡扯,你不過就是傷風感冒,肺部發炎而已,你不要在等了,還是讓我陪你去醫院吧!”

蘇雨琪對著蘇文宗勸說著。

蘇文宗已經在這裡等了半個小時了,可是還不見陳平到來,蘇雨琪就感覺陳平就是胡說,再說蘇文宗從來冇有跟他們說過,自己傷過左肺,而且以前也冇出現過這種情況。

“雨琪,有些事情你不懂,我這傷,即便是到了醫院也根本就看不好的,我這是隱疾,已經二十多年了,我之所以冇有跟你們說過,是怕你們會擔心……”

蘇文宗歎了口氣,神色凝重道。

蘇雨琪一聽,整個人都有些傻了,緊張的拉著蘇文宗的手:“爸,這…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不要嚇我,不要嚇我……我已經給孫醫生打了電話,他很快就過來了。”

蘇雨琪慌了,從她記事的時候起,就冇有見過自己的母親,一直都是蘇文宗把她一手帶大的,兩個人相依為命,如果蘇文宗有個三長兩短,蘇雨琪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生活下去。

“這件事說來話長,有時間,爸在慢慢的告訴你……”

蘇文宗說完,再次看了看手錶,然後焦急的看向遠處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