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西很不服氣,但是冇有在說話,而是找了個位置坐下之後,開始吃飯!

“武家主,剛剛令子說的那武道聚會是什麼?”陳平好奇的問道。

“陳先生,武道聚會是整個江南,江北兩省的武道世家和各門派舉辦的一次大會,主要是為了讓年輕一輩武者在一起交流切磋的。”

“不過為了提升年輕一輩的積極性,每次武道聚會上都會對獲勝者獎勵一些丹藥和珍貴藥材,這樣的武道聚會每年舉辦一次,是藥王府籌辦的,獎勵也是藥王府出的。”

“其實這武道聚會上還會有很多寶物,丹藥出售,也算是藥王府的營銷策略,推銷自己丹藥用的,不過這些年舉辦下來,參加的人確實不少,而且經常有一些珍稀的藥材和寶物出現!”

武六一詳細的跟著陳平解釋著!

“哦?還有這樣的聚會?”陳平心中頓時來了興趣:“那不知道我能不能參加呢?”

“當然可以了,凡是江南江北兩省的武者都能參加,不過隻限於年輕一輩,年齡不可以超過三十五歲,像我們這些老頭子,也就隻能在一旁看看了!”

武六一苦笑一聲繼續道:“隻不過陳先生要是去參加,怕是頭籌非你莫屬了,其他人也不用爭了!”

“嗬嗬,武家主過獎了!”陳平嗬嗬一笑。

一旁吃飯的武西聽後,不由的翻了翻白眼,顯然很是不服氣!

“那這個武道聚會什麼時間舉辦呢?”

陳平對著武六一問道。

“那個…………”武六一沉思一下,好像忘了是什麼時間了,於是對著武西問道:“武西,武道聚會還有幾天舉辦?”

“一週!”武西頭也不抬的說道。

“這孩子……”武六一瞪了武西一眼,而後一臉歉意的對著陳平一笑!

吃過飯之後,在武六一盛情邀請下,一定要陳平指點武西一二,陳平也是無奈,隻能跟著武六一去了武家的演武場!

陳平其實早就猜到,這武六一對他如此恭敬,而且盛情款待,肯定是有求於他的!

到了演武場,武六一對著武西道:“武西,你打一套拳,讓陳先生指點一下!”

武西很不情願,但是也隻能無奈的擺開了架勢!

隻見武西雙腳微微分開,以馬步站立,而後猛然一跺腳,眾人隻感覺地麵微微一顫,等武西抬起腳之後,堅硬的地麵上竟然出現一個深深的腳印!

“二少爺果然到了內勁大師的實力,真是不容易!”

齊伯看到之後,驚喜的說道。

周圍那些武家下人也都紛紛稱讚,這讓武西臉上滿是得意!

武西一套八極拳耍的虎虎生風,勁風不斷呼嘯,就算是隔著數米,都能感受到那勁風之力,在武西的腳下更是出現一個個深深的腳印!

“陳先生,還望你指點犬子一二……”

在武西打完一套八極拳之後,武六一恭敬的對著陳平說道。

陳平點了點頭:“這套八極拳剛猛有力,確實不錯,隻是可惜這力量的增強,卻犧牲了速度,這套拳速度太慢,要知道你在大的力量,如果打不到人,也是徒勞而已!”

武六一聽後連連點頭,武西這套拳確實剛猛有力,他這是特意把每一拳每一腳都加大了力量,所以這就造成了速度變慢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