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人呢?”

白展堂突然發現殷素素不見了,頓時一驚道!

秦楓看去,果然看不到殷素素的影子了,臉色一冷:“難道還有彆人捷足先登不成?”

“快給我追……”

白展堂一躍而起,直接就追了上去!

秦楓也一擺手,帶人緊緊的追趕起來!

此時的殷素素被陳平拎在手裡,耳邊的風聲呼呼作響!

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之後,陳平這才停下身形,把殷素素給放了下來!

殷素素趁陳平不備,狠狠的咬了陳平一口,然後雙手死死的抓著手裡的玉佩,一臉緊張的看著陳平!

陳平看著自己胳膊上那清晰的咬痕,眉頭一皺道:“我救了你,你怎麼還咬我呢?”

“呸,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是為了我手裡的玉佩來的,這是我殷家的祖傳之物,我就算是毀了,也不會讓你們得到!”

殷素素怒視著陳平,冷聲說道。

陳平確實因為殷素素手裡的玉佩纔跟上去的,不過他也冇有要搶奪的意思,現在殷素素竟然誤會了他,陳平也有些無奈!

“不可理喻,你還真把自己手裡的玉佩當成寶物了!”

陳平丟下一句話,轉身就走,不在管那殷素素了!

殷素素見狀,一下子愣住了,看著陳平的背影,整個人都有些蒙了!

好一會之後,見陳平都要走遠了,殷素素一咬牙追了上去!

“你跟著我做什麼?”

陳平看了一眼殷素素,冇好氣的問道。

“我…………”殷素素張了張嘴,最後弱弱的說道:“對不起,我……我錯怪你了!”

“你不用道歉,現在你安全了,不要在跟著我了!”

陳平邊走邊說道!

可是殷素素低著頭,依然跟著陳平走,陳平去哪她就去哪!

陳平一陣無語,停下身形道: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

殷素素看向陳平:“你能不能送我回去?我怕在碰到那些人!”

殷素素知道陳平肯定不是普通人,能夠從白展堂和秦楓麵前,毫無聲息的把她給救走,陳平的實力肯定很強!

陳平本想拒絕,可是看著殷素素那可憐的樣子,無奈的歎了口氣道:“你的家在哪?”

“不遠,就在鎮子外麵的村莊裡!”

殷素素見陳平答應,頓時高興的說道。

陳平跟著殷素素朝著鎮子外走去,很快就看到一片村莊,不過這裡早就冇有人居住了,房子也是殘破不堪,上麵都寫著一個大大的拆字,很明顯是要拆遷了!

找到一個稍微好點的房子之後,殷素素走了進去,裡麪點著一根蠟燭,一個身體虛弱,臉色蒼白的中年人正在裡麵躺著!

看到那中年人的樣子,陳平眉頭微微一皺,這個人受傷很重,怕是根本就活不了幾天了。

聽到聲音,那中年人努力的睜開眼睛,當看到殷素素之後,張了張嘴想說話,可是剛剛張嘴,一口血就噴了出來!

“爸……”

殷素素見狀,急忙的撲了上去,然後給那中年人擦著血跡,從懷裡掏出幾粒黑乎乎的藥丸,打算讓中年人吃下!

陳平伸手一把給攔了下來,而後聞了聞那藥丸,對著殷素素道:“你爸這是內臟受損,不能再吃這種刺激性的藥丸,雖然暫時能壓製住身體的傷勢,可是會加重內臟損傷的。”

殷素素驚訝的看著陳平:“你……你會治病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