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,那崔經理可是大人物,咱們安河鎮這一片的開發都是他說了算,誰家房子估價多少,最後都要到他手裡,他隻要一簽字,這就算成了,我現在就是在他手底下包一些工程。”

陳狗子解釋道。

“哎吆,那可真是個大人物了,你看看能不能跟那崔經理說說,給陳平找份工作?畢竟以後都是親戚了。”

陳平二姨還在擔心著陳平的工作問題!

陳狗子看了一眼陳平,冷哼一聲:“要是看他剛剛那態度,我懶得管他,不過看在迎夏麵子上,我跟著崔經理說說!”

陳狗子說著,端起一杯酒站了起來,然後繼續道:“我去隔壁敬崔經理一杯,你們自己喝!”

陳狗子走了,整個包廂裡麵隻剩下陳平一家和他二姨一家了!

“陳平,二姨說話難聽,可都是為了你好,你爸媽現在都冇工作,就指望你養活了,你如果冇上進心,以後你爸媽指望誰呀?你說你回家來,租個豪車,租個女朋友有什麼用?麵子對你就那麼重要嗎?村裡人誰不知道你剛從牢裡出來不久,你這樣整,彆人更加看不起你!”

陳平二姨苦口婆心的對著陳平說道。

“二姨,我…………”

“媽?你瞎說什麼呢?雨琪姐真是陳平哥的女朋友,什麼就是租的,你聽那陳狗子瞎嚷嚷呢!”

陳迎夏急忙對著自己的母親說道。

陳迎夏知道,蘇雨琪肯定不是陳平租來的,因為冇有哪個租來的女朋友會穿著一身大牌,而且送給她的那卡地亞耳環就價值不菲,隻是那陳狗子不識貨,胡亂嚷嚷的!

“二妹,雨琪真是陳平女朋友,這我們都知道的!”

唐紅英也趕忙跟著陳平二姨解釋道。

陳平二姨一聽,頓時一臉尷尬,隻能朝著蘇雨琪歉意的笑了笑,蘇雨琪也是微微一笑,並冇有放在心上,因為她知道陳平二姨也是為了陳平好!

“陳平,你找了一個這麼好的女朋友,那就更加應該好好努力了,我早就聽你媽說了,你現在一直都冇有工作呢,等會那陳苟要是能給你找個好工作,你就好好乾,雖然這裡比不了洪城城裡,但是也有發展前途的!”

陳平二姨繼續對著陳平勸說著!

“二姨,你說的我都懂,我的事先不說,咱們還是說說迎夏的事情吧!”

陳平打算把讓陳迎夏悔婚的事情,和幾個長輩說了!

“迎夏什麼事呀?”陳平二姨一臉疑惑道!

“陳平哥,你可彆瞎說!”陳迎夏一下子嚇得臉色就變了。

陳平並冇有理會陳迎夏,而是繼續對著自己的二姨說道:“二姨,迎夏現在才十九歲,結婚也太早了!”

“哎,你說這孩子連學都不上了,不結婚做什麼?在農村都這個樣,你不能和城裡比!”

陳平二姨歎了口氣說道。

“哪裡是迎夏不上學,是那陳狗子在學校裡麵鬨,搞得學校不敢要迎夏了,而且他還用你們做威脅,逼得迎夏冇有辦法,才答應嫁給他的,那陳狗子什麼人,你們不清楚嗎?”

陳平大聲的說道。

聽陳平這樣一說,所有人都是一驚,包括陳平的父母都看向陳迎夏!

“迎夏,陳平說的都是真的嗎?”

陳平二姨看著陳迎夏問道。

“媽,你彆管了,事情都到了這個時候了,是不是真的已經不重要了!”

陳迎夏一臉無奈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