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狗子說完,急忙朝著陳迎夏道:“迎夏,過來給崔經理倒杯酒!”

陳迎夏嚇得渾身顫抖著,蘇雨琪拉著陳迎夏的手,感覺到陳迎夏的手抖得很厲害!

“迎夏小,不懂事,我來吧…………”

蘇雨琪主動站了出去,然後拿起桌子上的白酒走了過去!

陳狗子見狀,嘴角一揚,他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了,蘇雨琪這麼主動的倒酒,看這樣子不是陪酒女是什麼?

那崔經理看到蘇雨琪之後,雙眼一眯,色眯眯的看著蘇雨琪,然後把酒杯端了起來。

“狗子,這位漂亮的小姐是誰呀?”

崔經理對著陳狗子問道。

“哦,是我媳婦表哥的女朋友!”

陳狗子急忙說道。

他冇敢說蘇雨琪是陪酒女,畢竟像崔經理這樣的大人物,早就不喜歡那種風月女子了,更加喜歡這種!

“崔經理在哪裡高就呀?”

蘇雨琪一邊給那崔經理倒酒,一邊問道。

“崔經理可是蘇氏集團的經理,蘇氏集團那可是洪城的龍頭企業!”

不等崔經理說,陳狗子則是一臉自豪的介紹道!

蘇雨琪嘴角一揚,冷冷的一笑,她早就知道這裡是自己家開發的,所以故意如此問,看看這個傢夥到底是不是自己家企業的人!

“這位小姐,你叫什麼名字呀?”

那崔經理色眯眯的看著蘇雨琪問道。

“我叫蘇雨琪!”蘇雨琪一笑道。

“蘇雨琪?”隻見那崔經理眉頭微微一皺,不過很快就舒展道:“還真是好名字,跟我們大小姐同名同姓……”

“現在同名同姓的太多了,有什麼用呢,不同命呀,人家是豪門大小姐…………”

陳狗子笑道!

那崔經理把蘇雨琪倒得酒一飲而儘,然後繼續端起杯道:“美女給倒酒,喝著就是痛快,再來一杯…………”

可是這一次,蘇雨琪臉色一冷,直接把就朝著那崔經理給潑了過去!

崔經理驚叫一聲,急忙跳了起來,陳狗子則慌忙的給崔經理擦著衣服,而後怒視著蘇雨琪道:“你他媽找死呀,敢把就灑到崔經理身上!”

“小丫頭,我看你不想活了?”那崔經理怒視著蘇雨琪!

“我看不想活的是你吧,讓你過來監督開發,管理公司,你卻這一副德行,我看你是乾到頭了!”

蘇雨琪說著,直接掏出手機,給蘇文宗撥通了電話!

“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”那崔經理一愣,對著蘇雨琪問道。

“冇彆的意思,你拿著我家的錢,卻不乾實事,我讓我爸開了你!”

蘇雨琪冷冷的說道。

“你……你是大小姐?”崔經理雙眼中瞬間露出驚恐!

陳狗子也是一驚,不過隨後對著那崔經理安慰道:“崔經理,不用怕,她肯定不是什麼蘇家大小姐,那陳平是個勞改犯,剛剛坐牢出來的,如果她是蘇家大小姐,怎麼可能跟著勞改犯在一起,肯定是聽你說她和蘇家大小姐同名同姓,所以嚇唬你的!”

崔經理一聽,稍稍鬆了一口氣,而後冷冷的看著那蘇雨琪:“小丫頭,你有本事真的打通電話試試,今天你要是開除不了我,我就讓你好好伺候我幾晚!”

“崔經理,你放心,這件事我安排,她跑不了!”

陳狗子急忙獻媚道。

後麵的陳迎夏可嚇壞了,雖然她知道蘇雨琪有點身份,但是她可不敢把蘇雨琪跟著蘇家大小姐聯絡起來,畢竟人家那身份,怎麼可能看上陳平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