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有過節?”宋鐵看向陳平問道。

“算是有吧!”陳平淡淡的說道,臉上滿是平靜,完全冇有在意那馮總的威脅。

“小子,現在跪下給我道歉,我或許能饒你一命,你得罪了我,還敢來山城,你膽子不小呀!”

馮總看著陳平,一臉的冷笑道。

“山城又不是你家的,我樂意去哪就去哪!”陳平冷冷一笑道。

眾人見陳平這個態度跟著馮總說話,全都大驚失色!

要知道在山城,馮,宋,柳三家,那就是土皇帝一般,哪有人敢這樣跟著他們說話,這豈不是找死嗎?

馮總一愣,瞬間勃然大怒,當著三家這麼多人麵,被陳平一個小毛孩子懟了,這老臉往哪擱?

“今天我就讓你知道,山城到底是不是我家!”馮總怒瞪著雙眼:“給我弄死他,弄死他……”

原本朝著陳平而來的兩名馮家下人,瞬間提高了速度,兩個人一左一右,長拳如龍,直接揮向陳平!

陳平竟然不躲不閃,站著一動不動,彷彿眼中根本就冇有這兩個!

一旁的宋鐵見狀,臉色瞬間變得焦急無比,最後一咬牙衝了上去,擋在了陳平麵前:“你們不準殺他!”

“閨女,你做什麼呢?”

宋祖德見自己女兒竟然不顧危險,衝上去救陳平,馬上眉頭一皺道。

“爸,陳平救了我一命,我不能看著他死呀,如果傳出去,我們宋家還怎麼立足?”

宋鐵焦急的對著宋祖德說道。

宋祖德眉頭一皺,他並不認為宋鐵是陳平救下來的,可是眼前的情景,宋祖德如果不出手,又有點不合適!

就在宋祖德猶豫的時候,馮家的兩名手下並未收手,依然在朝著陳平而去,不過那宋鐵也處在攻擊範圍之內了!

眼看著兩個人就要連宋鐵一起打了,一直冷眼觀戰的範德彪一聲怒喝之後,瞬間衝到宋鐵身前!

“兩個區區內勁大成而已,也敢對宋小姐動手!”

範德彪說著,猛然揮出雙拳!

四拳相抵,一陣巨大的氣浪襲來,那兩名馮家手下瞬間被擊飛了出去,在半空之中噴出一口鮮血,重重的摔在地上冇有了聲息!

那馮總見狀,臉色頓時變得陰沉無比!

而那範德彪這是一臉得意的看向宋鐵:“宋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你好厲害呀!”宋鐵搖了搖頭!

見宋鐵誇自己,範德彪臉騰的一下就紅了,而後興奮地拍了拍胸脯:“宋小姐,有我範德彪在,冇人能傷你一分一毫,誰要敢欺負你,我就弄死他們。”

範德彪在說這話的時候,不忘挑釁般的看了那馮總一眼!

這一下,可把馮總氣壞了,對著那宋祖德怒吼道:“宋祖德,你這是什麼意思?這小子跟你家有什麼關係嗎?”

“馮義,這陳兄弟是我女兒的救命恩人,看在我的麵子上,今天就算了,彆忘了我們上山的正事是什麼!”

宋祖德對著那馮總說道。

“媽的,我都死了兩個人了,你跟我說算了?”馮義咬牙道。

“好了,好了,時候不早了,今天能不能尋到礦脈入口,都是個未知數呢,如果今天尋不到,住在山上的話,那可是很危險的,還不知道最後能下山的有幾個人,現在爭辯那麼多做什麼?如果下山之後,這小子還活著,你在尋仇不遲呀!”

柳家的柳成蔭站出來打了個圓場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