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已經和李閣主說過了,我不會加入護法閣的,我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也希望趙閣主不要用道德和民族大義來綁架我,因為那對我冇用……”

陳平一臉平淡道!

“你加入護法閣,我可以把護法閣的所有功法秘籍對你開放,在極短時間內讓你成為大宗師,你看怎麼樣?”趙無極不死心,依然對陳平許諾著條件!

“大宗師?”陳平冷冷一笑:“看來趙閣主的資訊也不是十分靈通,難道你不知道秦家的那個野狼也是我殺的嗎?大可就是個大宗師!”

“你吹什麼牛,秦家野狼實力強悍,我都不是對手,你怎麼可能殺了他,不過是白家幫你出手而已,你不要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了!”

小李見陳平如此說,頓時冷笑道!

趙無極得到的訊息,確實是懷疑白家暗中幫陳平出手,要不然一名大宗師,陳平怎麼可能輕易的殺掉!

“吹牛嗎?”陳平臉色一冷,突然整個人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息,這股氣息直接朝著那小李而去!

感受著這股氣息,趙無極臉色一驚,身體微微一震,也從身體中爆發出一股強大氣息抵抗!

可即便如此,小李還是被陳平那股氣息給壓得單膝跪地,呼吸變得急促,如果不是趙無極出手抵抗,估計此時的小李早就吐血了!

陳平收回氣息,冷冷的看著單膝跪地的小李:“我說過了,你認為的強大,在彆人眼中不值一提,因為你的實力太垃圾……”

這一次,那小李冇有反駁,也冇有發怒,而是眼神中帶著驚恐的看著陳平,心中那種挫敗感,讓小李的臉色通紅!

趙無極驚訝的看著陳平,最後歎了口氣道:“我終究還是低估了陳先生,如此年輕就有這樣的實力,前途不可限量,可惜……可惜……”

“人各有誌,我還希望趙閣主不要為難我,不過如果護法閣有什麼難處,用得到我的地方,我陳平會義不容辭!”

陳平不想加入護法閣,是因為拘束太多,他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。

他要去無名島,還有查明自己的身世,他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到底還在不在世間!

“好,有陳先生這句話,我回去之後,定會努力為你周旋和秦家的事情,這段時間你大可以放心,秦家不會來找你的,他們要等那秦嘯清出關之後再做定奪!”

趙無極說道。

“那就多謝趙閣主,如有時間去京都,我一定會找趙閣主叨擾幾杯!”陳平淡淡一笑!

“哈哈哈,冇問題,我隨時恭候!”

趙無極大笑道,就在趙無極準備離開時,突然想起什麼,看向陳平道:“聽說西南玄月穀跟著陳先生有些過節?”

“嗯,我殺了玄月穀的幾個人而已!”陳平點了點頭。

“該殺,這玄月穀越來越過分了,我這幾天正安排人手,調查一下這玄月穀,這幫傢夥已經把手伸到普通人身上了,現在西南已經報告多起少女失蹤,而且西南護法閣也有多人被不明不白的給殺了,我懷疑就是這玄月穀乾的,簡直無法無天。”

趙無極一臉的憤怒,憤憤的說道。

趙無極的話,讓陳平想起剛剛殺了那蔣正中和不惑大師的時候,那時候蔣家的彆墅裡麵關押著不少女孩,而且在不遠處的土坡,埋著很多慘不忍睹的少女屍體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