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瞞趙閣主,我正打算去西南一趟,會會那玄月穀,要不是因為秦楓的事情耽擱了,現在我也許已經到了西南!”陳平如實的說道。

趙無極一聽,心中頓時一喜:“如此正好,我回去之後,馬上就安排人手,讓他們來江北找陳先生,然後一起去西南,有陳先生跟隨,我還能放心一些!”

“嗯!”陳平點了點頭,反正護法閣的人不去,他自己也會去的,這樣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!

趙無極他們走後,林天虎則是有些憤憤不平道:“陳先生,真是便宜那小子了,就應該給他點教訓!”

“行了,你們去練功吧!”陳平淡淡一笑!

等林天虎和赤鳳也走後,蘇雨琪和古靈兒才從樓上跑了下來!

“陳平,這些人是來抓你的嗎?”

蘇雨琪有些擔心的看向陳平問道。

陳平搖了搖頭,淡淡一笑:“不是,彆擔心了!”

“陳平,那秦楓是我殺的,如果護法閣的人要抓你,我會跟他們說明的,絕不會讓你給我背黑鍋!”

古靈兒一臉堅定道!

“行了,彆胡思亂想了,我都說了不是,況且那秦楓該死,殺了也就殺了!”

陳平笑了笑,而後繼續道:“你們逛街買的東西呢?讓我欣賞欣賞……”

“你欣賞什麼?靈兒買的豹紋內衣,你要不要欣賞下呀?反正你也都看過了,不在乎再看一遍!”

蘇雨琪一臉玩味的看向陳平道!

“雨琪,你說什麼呢!”古靈兒臉騰的一下就紅了!

“咳咳……”陳平咳嗽兩聲,連連搖頭:“不看了,我還要去教林天虎他們練功……”

陳平慌忙的跑了出去,女人心海底針,陳平真不知道這女人心裡想的什麼!

因為知道秦家暫時不會找麻煩,陳平帶著蘇雨琪還有古靈兒一起回了洪城,為了練功,林天虎和赤鳳一起隨行!

畢竟洪城纔是陳平的家,他不能總是在省城待著,蘇雨琪也要陪陪蘇文宗,古靈兒也正好去陪陪古問天。

在洪城一連過了幾日,藥王府隻要有了藥材,就會不斷的給陳平送來!

宋祖德也傳來好訊息,礦洞已經掘進了十幾米,已經有陳平需要的石頭露出來了,不過現在量很少,等量大了,宋祖德會派車給陳平送來!

林天虎和赤鳳則是在陳平指導下,實力突飛猛進,再加上丹藥的加成,現在赤鳳在整個江北怕是冇有敵手了!

“陳先生,你在哪?”

這一日,陳平正在盤龍灣悠閒的聽著音樂,白展堂的電話打了進來!

“我回洪城了!”陳平說道。

“京都護法閣來人了,說是隨陳先生一起去西南的。”

白展堂詢問道。

“對,帶他們來洪城吧,我們一起出發!”陳平說完掛斷了電話!

很快,白展堂就帶著一行十幾個人到了洪城盤龍灣彆墅區,把車停在了陳平的彆墅前!

此時的陳平躺在躺椅上,享受著難得的閒暇時光!

“陳先生,京都護法閣的許隊長來了,是受了趙閣主的命令!”

白展堂走到陳平麵前,微微躬身說道!

自從陳平殺了那野狼和秦楓之後,白展堂對陳平的態度是更加的恭敬了!

陳平點了點頭坐起身,這時一名年約三十多歲,滿臉冷漠,留著寸頭的男人走過來,微微的打量了陳平一眼,而後目不斜視,看都不看陳平一眼道:“我奉了閣主命令,接你一起去西南的,我們時間緊迫,需要馬上動身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