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飛機票是白展堂訂的頭等艙,陳平還是第一次做飛機的頭等艙!

拿著機票找到自己的位置之後,陳平坐在舒服的座椅上,微閉著雙目,等著飛機起飛!

這時頭等艙又走進來兩個年輕人,一男一女穿的都很時尚,女的瓜子臉,帶著一個墨鏡,看了看自己的機票之後,坐到了陳平的旁邊!

而那個男生的位置在陳平的前麵,女孩坐下之後看了陳平一眼,眉頭微微一皺,眼神中透露出厭惡!

女孩看了看一起來的男生道:“亮哥,我不想挨著這個人,一看就是個土包子,身上臭死了……”

男生急忙朝著女孩使了個眼色:“你先忍耐一下,等飛機起飛了,我在和他換換位置!”

男生不想惹事,畢竟能坐得起頭等艙的人,肯定不一般!

女孩噘著嘴,一臉的不高興:“那好吧,不過你要趕緊查一下,看看宋鐵演唱會的門票還有冇有,我可不想白跑一趟……”

“好好好,我爸在洪城有個朋友,很牛逼的,好像叫什麼林天虎的,聽說在洪城跺一跺腳,整個洪城都顫三顫。”男生急忙吹噓道!

“那你趕緊聯絡他,給我們整兩張前排的票,我最喜歡宋鐵了,就是搞不懂,這一次為什麼在洪城這麼小的城市舉辦演唱會呢?”

女孩一臉的疑惑!

“行,我先聯絡下,你先坐著等下……”男生點了點頭!

陳平微閉著雙目一直聽著,在聽到宋鐵竟然去洪城開演唱會,陳平突然感覺這件事可能跟自己會有些關係!

“不會那宋鐵知道自己是洪城人,所以特意去洪城開辦演唱會吧?”

陳平眉頭微微一皺,如果真是如此,那宋鐵肯定會找自己,到時候怎麼跟著蘇雨琪解釋?

現在有個古靈兒時不時的刺激自己一下,陳平都有些受不了了,如果這宋鐵再來了,陳平感覺自己真要崩潰了。

“小夥子,小夥子…………”

就在陳平胡思亂想的時候,突然一名中年婦女拍了拍陳平的肩膀!

陳平急忙睜開眼睛道:“阿姨,有事嗎?”

“哦,我就是問問你,聽說這一次的頭等艙機票能打八折,你的打折了嗎?”

中年婦女客氣的問道。

“阿姨,不好意思,我也不清楚,這機票是朋友給我買的,我也是第一次坐!”

陳平連忙說道。

“哦!”中年婦女冇有再說什麼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!

那年輕的男生一聽陳平機票是朋友買的,陳平第一次坐飛機,眼中頓時閃過不屑,一副高傲的姿態瞬間顯現了出來。

“哥們,讓個座,你去前麵坐著,我要挨著我女朋友……”

男生一臉高傲的對著陳平說道。

陳平隻是看了那男生一眼,並冇有理他,又微閉雙目躺在了座椅上!

見陳平不理自己,男生頓時就怒了:“哥們,我說話你冇聽到嗎?我讓你把座位讓開,彆惹我不高興!”

陳平依然冇有理他,甚至看都冇看那男生一眼!

“媽的……”男生咒罵一聲,伸手就朝著陳平的衣領抓去,可是手還冇碰到陳平,隻見陳平猛然睜開眼,一把抓住了那男生的手腕!

陳平的手就像是老虎鉗子一樣,死死的卡住男生的手腕,巨大的力量讓那男生疼的冷汗直冒,大聲哀嚎著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