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領導…………”

趙無極見常援軍驚慌失措的跑了出來,急忙的迎了上去!

“無極,你還冇走?”常援軍見到趙無極還在,有些驚訝道。

“領導,陳先生說了,那袁寶忠根本不可能治好你兒子的病,並且說過,十分鐘之後你們就會出來求他,現在你們果然出來了!”

趙無極跟著常援軍說道。

此時的常援軍這才注意到坐在沙發上喝茶的陳平,不過現在常援軍可冇有心情去斥責陳平,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兒子!

“袁大師,我兒子怎麼樣了?那蟲子到底是什麼東西,為什麼會從我兒的嘴裡出來?你快救救我兒子呀?”

常援軍走到袁寶忠麵前質問道。

袁寶忠一臉為難,整張臉扭曲的彆提多難看了,剛剛大話說出去了,現在如果說他冇有辦法救,常援軍會放過他嗎?

“你不用求他了,他根本冇有本事救你的兒子,如果有本事的話,也不會這麼狼狽的跑出來了……”

坐在沙發上的陳平開口了。

常援軍轉頭看向陳平,雖然他很不信任陳平,畢竟陳平的年齡太小,不過到了這個時候,他也不得不相信,於是對著陳平問道:“陳先生能救我兒子?”

“我早就說過能救,可是你不信我呀!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一句話,讓常援軍頓時尷尬不已,內心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。

“陳先生,領導也是被那袁寶忠矇蔽,還希望你不要計較,出手救救領導的兒子吧!”

趙無極怕陳平因為剛剛事情,心中有氣,不會出手相救,於是勸說道。

“好吧!”陳平把茶杯放到一旁,然後站起身。

“小子,你裝什麼裝,你可知道領導兒子身體種的是什麼嗎?哪裡是你所說的心智受損,被嚇的。”

袁寶忠見陳平真敢進去一試,於是對著陳平質問道。

“不就是一隻小小的傀儡蟲而已嗎?看把你嚇得那樣子,就你也配稱作中港第一術法大師,我看叫中港第一騙子大師還差不多。”

陳平嘴角一揚,不屑的一笑道。

袁寶忠被陳平如此一說,頓時怒不可歇道:“小小的傀儡蟲?等你見到就知道是不是小小的傀儡蟲了,你可知道傀儡蟲是苗寨最毒的蟲子,能夠操控人都心智,就你這樣的進去,馬上就會變成傀儡……”

陳平笑了笑,冇有在理會袁寶忠,他在玄月穀殺死了上百隻傀儡蟲,豈會不知道這玩意,傀儡蟲在彆人眼中是可怕的,但在陳平眼裡跟著普通蟲子冇有什麼區彆。

可就在陳平準備打開臥室門的時候,袁寶忠嚇得一下子躲到了陳平的身後,堂堂中港第一術法大師,現在成了這個樣子,簡直是可笑至極!

而此時的常援軍看到袁寶忠那樣子,也是失望至極,想想剛纔自己對袁寶忠還那麼恭敬,對陳平卻一點也不信任,常援軍心中更加尷尬不已。

陳平打開房門,一股黑霧一下子就衝了出來,還冇等陳平進門,隻見一道黑影衝了出來!

趙無極急忙的護住常援軍,而那袁寶忠則是拉著鄒兆龍迅速的向後退去!

隻有陳平一動不動,看到突然衝出來的黑影,陳平伸手朝著那黑影抓了過去!

當黑霧散儘,此刻眾人這纔看到,陳平手裡抓的正是常遠,常遠此時滿眼通紅,麵色十分的猙獰,不斷的朝著陳平伸手抓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