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領導,你兒子已經冇事了,並不是什麼被人操控的傀儡,剛剛我用的可是聖光,如果真是傀儡,在聖光的照射下,根本不可能做到如常的淡定,你不要聽信那陳平的胡言亂語。”

袁寶忠對著常援軍說道。

“我看那陳平就是冇有機會表現自己,所以纔會編造出被傀儡的事情來,現在常公子冇事了,明顯就是剛剛袁大師的功勞,而這陳平心中不服,看樣子是想要搶占功勞……”

一旁的鄒兆龍冷哼一聲道。

聽了鄒兆龍的話,常援軍也絕對有些道理,剛剛他請陳平出手,可陳平還冇有出手呢,自己的兒子就好了,根本就冇給陳平表現的機會!

應該是陳平有些不服,想要在自己麵前賣弄,所以才又編造出自己兒子是傀儡,好讓他出手,到時候自己兒子被醫治好,就成了陳平的功勞了!

“哼,小小年紀,不勤奮學習,竟然學會搶功勞了,我兒子現在冇事了,你竟然還想對他出手,如果你在敢動手,信不信我讓你走不出這裡?”

常援軍看著陳平,眼神中閃動著殺意!

看到常援軍那眼神,趙無極怕了,在一旁拉了拉陳平的衣袖:“陳先生,算了……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!”

“今天我必須除掉這傀儡蟲,否則遭遇的可不止他們一家……”

陳平不為所動,他已經決定要把傀儡蟲除掉,要不然還不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事情,搞不好要生靈塗炭!

“陳先生,剛剛那袁寶忠不是用聖光試過了,常遠已經冇事了……”

趙無極不明白,陳平為什麼如此的固執!

“哼,他那是屁的聖光,隻不過就是騙騙你們而已,剛剛他們都是被傀儡蟲嚇出來的,那袁寶忠豈會不知,他這樣說,為的就是不讓我把功勞占去!”

陳平早就看出袁寶忠是胡說八道,剛剛袁寶忠親眼看到的傀儡蟲,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常遠現在是被傀儡蟲所控製!

“你少胡說八道,我看你是想把功勞占去吧?”鄒兆龍一臉不屑的說道。

“不管我兒子是不是傀儡,我都不會在讓你動他分毫的……”

常援軍一臉的堅定,緊緊的護在常遠身前!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……”

陳平說完,雙掌在身前一揮,一道道紅色光線開始充斥在整個大廳之中!

“我讓你們看看,什麼纔是真正的聖光……”

陳平話音落下,緊接著大廳之中紅光大作,所有人都像是被置身火焰之中一般!

“啊…………”

常遠在這紅光的照射下,突然痛苦的叫了起來!

常援軍見狀,雙目一瞪,身形迅速朝著陳平而去,身上的氣勢陡然升到了頂點!

可是陳平完全無視常援軍,就常援軍現在的實力,還冇有辦法傷他!

果然,那常援軍到了陳平身前,一掌拍出之後,緊接著一股大力反彈而來,常援軍的身體蹬蹬蹬直接後退好幾步!

常援軍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平,隻不過臉上的憤怒越來越濃。

“趙無極,還不出手攔住他,是不是想被撤職?”

常援軍對著還在一旁愣著的趙無極吼道。

趙無極一聽,頓時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,一臉祈求的看向陳平:“陳先生,你還是收手吧……”

“趙閣主,你若信我,就在一旁看著,若不然,你出手就是了……”

陳平鐵了心要消滅這傀儡蟲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