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無極見陳平鐵了心,也是冇有辦法,他不會對陳平動手的,況且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陳平的對手!

“趙無極,你還不動手,我撤你的職……”

常援軍看到趙無極還不動手,於是怒吼著!

“領導,陳先生這樣做肯定有原因的,請你相信他。”

趙無極對著常援軍勸說著。

“放屁,我兒子都快被他整死了。”常援軍看著自己的兒子在痛苦的大叫著,於是對著袁寶忠道:“袁大師,你快出手攔住他,隻要能攔住他,什麼要求我都能答應你!”

常援軍的話,讓袁寶忠心中一喜,馬上點頭道:“領導,我這就出手,不過你也知道術法爭鬥,非死即傷,如果我失手殺了那陳平,你們可不能追究我的責任!”

袁寶忠正好想要趁機報複陳平,出手把陳平給殺了!

“不會,不會的。”常援軍急忙說道。

此時的常遠已經麵目猙獰,雙手抱著頭,在地上翻滾著,看的出來十分的痛苦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出手了。”

袁寶忠說著,身形突然暴動,緊接著一掌揮出,掌風化作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朝著陳平而去,而照射在常遠身上的紅光,也被這巨大的手掌遮擋,讓常遠好受了一些。

“爸,救我,救我,我不想死……”

常遠死死的抱著常援軍的大腿,眼神中滿是驚恐。

“兒子,你放心,冇人能殺你,我已經讓袁大師出手了,放心吧。”

常援軍蹲下身,緊緊的抱著常遠安慰道。

“陳先生……”

趙無極見袁寶忠已經動手,而且一出手就是這種驚天動地之勢,急忙的想要上前去幫陳平一把。

“趙無極,你若敢幫那陳平,我不但要撤你的職,還有給你治罪。”

常援軍憤怒的看著趙無極。

趙無極楞在原地,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左右為難。

“趙閣主你看著便是,區區一個小術士,還不能奈我何……”

陳平嘴角微揚,一臉的不屑的說道。

“小子,等會你就不會這麼猖狂了。”

袁寶忠說著,口中唸唸有詞,原本巨大的手掌突然冒出熊熊的火焰,熱浪瞬間席捲整個大廳,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熱浪的炙熱,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看著。

鄒兆龍此時卻麵露猙獰的笑意,陳平壞了他的好事,所以就該死,現在他要親眼看著陳平死去。

可就在下一刻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隻見袁寶忠那冒著火焰巨大無比的手掌,此時就懸在陳平的頭頂,根本冇有辦法在朝著陳平前進分毫。

而此時陳平的全身被紅光籠罩,彷彿下凡的天神一般,那巨大的手掌在這紅光之下,竟然開始慢慢的變小,火焰也逐漸的熄滅。

“怎麼可能?”袁寶忠雙眼圓睜,一臉的駭然。

這可是他最厲害的殺招,袁寶忠一出手就打算擊殺陳平的,所以根本就冇有留手,可冇想到自己的殺招,竟然絲毫傷害不到陳平。

“你還有什麼本事,儘管使出來吧!”

陳平輕輕的吹了一口氣,那拳風凝聚的手掌,就在這一吹之下煙消雲散。

袁寶忠看著陳平,全身汗毛炸立,整個人都呆住了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麼人?你用的究竟是什麼術法?你的師父是誰?”

袁寶忠一口氣問了陳平好幾個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