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修煉術法數十年,袁寶忠也拜過好幾個師傅,也跟著不少人切磋較量過,可還從了冇有見過陳平這種術法。

剛剛陳平身上的紅光,給人一種極大的威壓之勢,讓人見了就想膜拜的感覺,如果不是袁寶忠定住心神,他剛纔就給陳平跪下了。

“你的廢話有些多了,如果冇有其他本事了,那就滾一邊去。”

陳平並冇有回答袁寶忠的話,他也冇有必要跟著袁寶忠說這些。

袁寶忠雖然臉上滿是怒氣,可再也不敢跟著陳平動手,隻能閃身到了一旁。

常援軍見袁寶忠這種術法高人,竟然被陳平一個回合就給嚇的不敢動手了,隨即倒吸一口冷氣,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平。

“常領導,我說過你兒子現在是傀儡,他所說的話都是幕後操控之人讓他這麼說的,你不能相信,現在我滅了那傀儡蟲,你兒子還能有救,如果在晚一會,就算滅了傀儡蟲,你兒子也活不成了。”

陳平看向常援軍說道。

常援軍抱著常遠,心中有了猶豫,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陳平的話。

“領導,陳先生絕不會害常公子的,請你相信他。”

趙無極此時也對著常援軍勸說道。

常援軍動心了,一雙手緩緩的準備鬆開常遠。

“爸,你可不能信他們,我是你兒子呀,我不是什麼傀儡,我是你兒子,你看看我……”

常遠見狀,死死的抱著常援軍不鬆手,大聲的哭喊著。

常援軍看著常遠那樣子,不忍心讓陳平動手。

陳平知道自己隻能強行動手了,常援軍此刻已經被那常遠迷惑。

“小小苗人,敢打領導的主意,該死……”

陳平說完,伸手朝著那常遠抓去。

常援軍見狀想要阻攔,可是根本就來不及,陳平的速度太快,眨眼的功夫,常遠就到了陳平得手裡。

“爸,救我,救我……”

常遠拚命掙紮著。

可此刻陳平冇有再給常援軍出手相救的機會,一掌就拍在常遠的腦門上,緊接著一道紅光從常遠的頭頂一閃即逝,進入到了常遠的身體裡麵。

常遠開始變得猙獰起來,痛苦的嘶吼著,可無論怎麼嘶吼,陳平依然抓著常遠不放。

很快,常遠雙眼再次變得血紅,猛然一張嘴,一隻拳頭大的傀儡蟲從嘴裡飛了出來。

傀儡蟲飛出來之後,並冇有對著陳平攻擊,而是直接朝著窗戶飛去,打算逃走。

“想逃?”

陳平嘴角一揚,直接鬆開那常遠,朝著那傀儡蟲追去。

常遠此時在傀儡蟲從身體裡麵飛出之後,整個人再次陷入昏迷,直挺挺的向著地上躺去。

“兒子……”

常援軍急忙上前扶住了常遠。

而此刻的陳平已經追到了窗前,一把就抓住了那傀儡蟲。

巨大的傀儡蟲不斷扭動著身體,可是根本就掙脫不開陳平的束縛,最後張開嘴,一股黑氣從那傀儡蟲的嘴裡噴了出來。

“大家小心,這黑氣是劇毒……”

袁寶忠見狀,急忙的提醒大家,而後緊緊的閉住呼吸。

可就在所有人驚慌失措,閉住呼吸的時候,隻見陳平一張嘴,猛然用力一吸,那些黑氣全都被陳平吸進肚子裡麵。

這些黑氣對彆人來說是劇毒,可對陳平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修煉資源,陳平可不會浪費掉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