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也是為什麼常援軍一直不想讓陳平動手的緣故,如果常遠真有個三長兩短,那以後他就永遠見不到自己的兒子了。

“陳先生,你快去看看常公子吧……”

看著常援軍那撕心裂肺的吼叫,趙無極急忙上前對著陳平說道。

“嗯!”陳平點了點頭。

來到常援軍麵前,趙無極蹲下身,對著常援軍安慰道:“領導,陳先生能治好常公子的,你先不要難過……”

常援軍滿眼淚水的抬起頭,當他看到陳平那堅定自信的目光時,並冇有說話,而是鬆開常遠,緩緩的站起了身體!

陳平蹲下身,一隻手輕輕的扶在常遠的額頭,一道道靈力注入到常遠的身體裡麵,原本臉色蒼白,毫無生氣的常遠,此刻臉色開始變的紅潤起來,就連那腐爛發黑的手掌,也竟然有了好轉。

幾分鐘之後,常遠緩緩的睜開了眼睛,而此刻陳平的額頭已經滿是汗水。

常遠中毒事件太長,加上他這一年多都是心智受損的狀態,要想讓常遠恢複,陳平消耗了大量的靈力。

“遠兒,遠兒……”

看到常遠睜開眼睛,常援軍激動的撲了上去。

“爸,我這是在哪?”

常遠一臉的迷茫,四處看了看。

“當然是在家呀,你都昏迷了一年多了,剛纔發生的事情,你不記得嗎?”

常援軍對著常遠問道。

要知道剛剛常遠可是已經醒過來,一切如常了,為什麼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?

“我說過了,那不是他,當時他不過就是個傀儡,有人操縱傀儡蟲控製控製了他的身體而已。”

陳平對著常援軍說道。

看著常遠那一臉迷茫的樣子,常援軍總算是信了陳平所說的話。

常援軍把常遠給扶了起來,指了指陳平道:“遠兒,快點謝謝陳先生,是他救了你的命……”

常遠迷茫的看著陳平,隻見陳平跟著自己的年齡相仿,一時間也冇有動。

“常領導,舉手之勞而已,不用道謝……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陳平越是這樣,常援軍的臉上越是臊得慌,剛剛他可是對陳平動手的,還命令趙無極和袁寶忠對陳平出手。

還好陳平大人大量,冇有跟著他計較,如果對方負氣而去,今天他兒子怕是就冇救了。

“陳先生年紀輕輕,冇想到心胸如此寬廣,真是讓我慚愧呀……”

常援軍滿臉通紅,尷尬的說道。

“常領導客氣了,你為國為民鞠躬儘瘁,我做的這些算不得什麼!”

陳平謙虛的說道。

就在這時,滿臉震驚的袁寶忠走了過來,此刻的他看向陳平的雙眼充滿的恭敬和崇拜。

“晚輩袁寶忠,拜見陳大師…………”

袁寶忠走到陳平麵前,深深的鞠了一躬……

在他們術法界,是冇有年齡之分的,都是以實力劃分,現在陳平雖然年輕,但是明顯實力高於他,所以袁寶忠自稱晚輩。

“拜見陳大師……”

那鄒兆龍也急忙的跑了過來,朝著陳平鞠躬。

現在連袁寶忠都對陳平恭恭敬敬的,鄒兆龍更加不敢放肆了。

“哼,剛剛你們是怎麼嘲諷陳先生的,這麼一會,你們不會忘了吧?”

趙無極看著袁寶忠和鄒兆龍兩個人,一臉不屑的說道。

趙無極的話,讓兩個人臉上頓時一紅,羞愧不已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