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也不想跟著兩個人又過多瓜葛,於是對著趙無極說道:“趙閣主,既然領導的兒子已無大礙,我們還是走吧……”

陳平說完,轉身想要離開,該做的事情已經做了,留在這裡也冇用了。

至於常援軍怎麼對袁寶忠和鄒兆龍兩個人,他就不管了。

“陳大師留步,我有一事不明,請陳大師賜教……”

袁寶忠見陳平要走,急忙的上前攔住陳平問道。

“什麼事?”陳平微微一愣道。

“陳大師,既然常公子中了傀儡蟲,為什麼對方要等一年多一會才控製常公子的身體呢?對方有什麼企圖嗎?”

袁寶忠很是不解,既然對方一年多以前就給常遠下了傀儡蟲,為什麼一年多也冇有動作,偏偏今天卻控製了常遠的身體。

袁寶忠的話說完,所有人都看向陳平,他們都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尤其是常援軍,他想知道對方對自己有什麼企圖。

“我一開始說過了,常公子之所以昏迷,是因為心智受損,並不是中毒所致,雖然傀儡蟲進入了常公子的身體,但是因為常公子受到驚嚇,以至於心智受損昏迷,所以那傀儡蟲冇有辦法控製常公子的身體。”

“常公子一昏迷就是一年多,也幸好如此,要不然還不知道對方控製了常公子的身體之後會做什麼事情呢,不過剛纔你替常公子鍼灸,想要逼出常公子身體的毒液,卻直接刺激了常公子的大腦,讓傀儡蟲有機可乘,直接控製了常公子的身體,所以纔會出現剛纔的一幕。”

陳平耐心的解釋著。

一聽竟然是因為自己才變成這樣子,袁寶忠的臉瞬間紅了起來,彆提有多丟人了,恨不的找個地縫鑽進去!

“陳先生,那到底是誰?是誰要對我兒子下手?”

常援軍現在很想知道,到底是誰敢對自己得兒子動手。

“剛剛不是已經說過了,這傀儡蟲可是苗寨特有,而且能夠培養出這麼大的傀儡蟲來,對方在苗寨的地位一定不低,可就是不知道苗寨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做!”

陳平說道。

常援軍沉默了,眼神閃動著殺意,眉頭緊緊皺在一起。

“我知道為什麼,肯定是苗寨想通過這種手段,減少上麵對苗寨的監管,因為苗寨人人玩毒,為了怕引起社會恐慌,所以上麵對苗寨的管控很嚴格,這讓苗寨很難發展,他們肯定是想通過這種手段,達到控製領導的意圖,好對他們苗寨放鬆管控,他們不敢直接對領導下手,所以才選擇的常公子……”

趙無極分析道。

常援軍點了點頭:“不錯,應該就是因為這個,因為苗寨的人已經不止一次提出申請,要放鬆他們的管控……”

不過這種事情,陳平也不好說什麼,畢竟裡麵牽扯的事情太多,人也太多……

“無極,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把躲藏在京都的那個苗寨的人找出來,敢用這種卑劣的手段,我饒不了他們……”

常援軍一臉憤怒的對著趙無極命令道。

雖然知道是苗寨人乾的,但是冇有證據,常援軍也不能把苗寨怎麼樣,現在他要先把害自己兒子的那個人找出來。

“是!”趙無極大聲回答道,不錯很快就麵露為難之色:“領導,我怕我們護法閣的人找到了那個苗寨人,也抓不到他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