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的話說完,常援軍和趙無極全都一愣,緊接著麵露為難之色,最後趙無極開口道:“陳先生,當然有人能製住苗寨的那些人,就算實力在高強的術法之士,如果敢在京都胡作非為,也是有人能管的,隻不過這些可不是我護法閣管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,在你們護法閣之上,還有一個執法部門?”

陳平微微一驚道。

“錯,不是執法部門,這些人是遊曆法律之外的,冇有人能夠指使他們,他們也不受到任何的管控,就連我們六扇門所有的人,都冇有資格命令他們……”

常援軍搖了搖頭道。

“他們?他們到底是什麼人?是修仙者嗎?”

陳平一聽常援軍這話,眼神中閃過幾分激動。

常援軍見陳平說出修仙者三個字,表情頓時一驚。

“常領導,陳先生就是一名修仙者,隻不過現在實力尚淺……”

趙無極跟著常援軍解釋道。

常援軍一聽,看向陳平的眼神更加的驚訝起來,好一會之後這才恢複,感慨道:“難怪陳先生一出手,那袁大師都不是對手,原來你是一名修仙者。”

“常領導,你剛剛說的那些人,他們是不是也是修仙者?”

陳平再次問道。

常援軍搖了搖頭:“我不知道,就算是知道,我也不能告訴你,因為這是機密……”

陳平聽罷,臉上頓時表現出失落。

“陳先生,這確實是機密,就連我也隻是知道一點點而已,其他的根本就不知道,所以我們根本就冇有辦法請求那些人出手,還請陳先生幫幫忙……”

陳平皺著眉,他是真的不想幫。

“陳先生是不是怕留在京都,招來秦家的報複?我可以向陳先生保證,你在京都這幾天,我可以警告秦家的,他們絕不會對陳先生動手……”

趙無極還以為陳平是怕秦家報複。

“陳先生跟著秦家還有恩怨?”

常援軍一聽,疑惑的問道。

趙無極點了點頭,把陳平跟著秦家的恩怨說了一遍。

常援軍聽罷,也急忙說道:“陳先生放心,我也可以出麵,幫著陳先生說話的。”

“你們誤會了,一個小小秦家,我並冇有放在眼裡,我隻是還有其他事情要做……”

陳平倒不是畏懼秦家,隻是他要修煉,冇時間耽擱。

“陳先生,你可不能小瞧了秦家,現在我能壓製住秦家,幫陳先生說話,是因為那秦家家主秦嘯林還未出關,如果他出了關,知道自己兒子被陳先生所殺,怕是我的麵子都不給……”

常援軍急忙說道。

“秦家有這麼大能量?”陳平有些驚訝!

常援軍可是六扇門的領導,趙無極見了都要規規矩矩的人,秦家怎麼可能敢不給常援軍麵子?

常援軍歎了口氣冇有說話,而那趙無極則解釋道:“陳先生有所不知,那秦家背後可是還有勢力的,這秦嘯林一脈,也不過就是秦家的一個分支,真正的秦家在京都乃至整個北方都擁有著巨大的勢力,隻不過這些勢力不輕易露麵而已……”

隨著趙無極的解釋,這倒是讓陳平有些意外,他想不到他所見到的秦家,不過就是秦家的一角罷了。

“陳先生,你所見到的,其實都不過是表麵而已,整個京都的水可是很深的,真正有實力的家族,普通人是看不到的,甚至聽都冇有聽說過……”

常援軍感歎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