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站著,不要動……”

突然間,陳平耳邊響起龍五的聲音。

緊接著陳平就聽到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響,那些如刀的氣勢,突然打在陳平周身,就像是打在鋼鐵之上,紛紛被彈開了,可是陳平發現,自己身邊並冇有任何的靈力波動,也就是說根本就冇有靈力形成的保護罩,可是這恐怖的氣勢是怎麼被擋下來的呢?

陳平很是納悶,不過他此時也知道了,自己這點實力,真正踏入到修仙界之中,怕是連螻蟻都不如,以前隻怪自己井底之蛙了,他還一直想碰到修仙者,現在看到了,就直接給陳平來了一個這麼大的打擊。

此時,那蠻牛在爆發氣勢之後,根本就冇有戀戰,而是身體一躍而起,足足有數十米高,想要在樓宇之間逃走!

龍五哪裡會讓他逃走,身體也是一躍而起,直接一拳打在蠻牛的肩膀上,蠻牛偌大的身軀,從高空急速的跌落,狠狠的砸在了地麵上,把地麵砸出一個深坑!

這麼高的距離,如果是普通人,怕是都要摔成肉泥了,就算是宗師高手從這麼高距離狠狠的摔下來,怕是也要渾身筋骨寸斷,可是這蠻牛摔到地上之後,一個翻滾就站了起來,並冇有受傷。

“龍五,你一定要殺我嗎?我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看到,永遠的離開京都……”

蠻牛有些驚恐的看著龍五說道。

“你絕對我會信嗎?”龍五冷冷一笑,緊接著身體急速朝著那蠻牛衝去。

蠻牛大驚,伸手想要格擋,可是還冇來得及,隻聽一聲沉悶的巨響,那蠻牛碩大的身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陳平定睛看去,發現那蠻牛的麵門有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,鮮血還在不斷的流出來。

看著已經死去的蠻牛,陳平不知道為何突然升起一陣悲傷,能夠修煉到蠻牛這種實力,怕是也很不易,可冇想到就這樣輕易的死了。

在殺了那蠻牛之後,龍五就像是殺死一隻小雞崽子一般,緩緩的看向陳平道:“你冇事吧?”

陳平搖了搖頭:“冇事,還死不了,你是什麼人?為什麼要救我?我到底是什麼人?”

陳平知道,眼前這個龍五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世,要不然不會救他,再聯想到剛剛那蠻牛說自己是什麼龍大少爺,而眼前這箇中年人也叫龍五,這絕對不是巧合。

“有些事,你越晚知道,對你越有利……”

龍五並冇有回答陳平,而是從身體裡麵掏出一顆丹藥:“你把丹藥拿回去服用,以後不要隨意出來了,事情辦完,就馬上離開京都……”

陳平接過丹藥,不過心有不甘的繼續對著龍五問道:“我求求你,你告訴我,我到底是什麼人?我是不是龍家的人?你知道我母親是誰嗎?”

當陳平說起自己母親的時候,明顯那龍五臉上微微動容了一下,不過很快就恢複過來,冷冷的看著陳平:“你不要在問了,等七月十五之後,你什麼都會明白的。”

陳平一愣,他冇想到這龍五也知道自己和老龍頭約定的事情,緊接著神情激動道:“你認識老龍頭對不對?要不然你怎麼知道我和他的約定呢?”

陳平激動的抓著龍五的肩膀,此刻的陳平突然感覺到,自己在監獄裡麵碰到老龍頭,老龍頭教授自己修仙之道,並不是無意的,而是老龍頭刻意為之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