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大理頭那無恥的樣子,趙無極冷笑一聲:“你在這裡鬼話連篇,你以為我會相信嗎?今天既然讓我找到了你們,就彆想離開了。”

趙無極不會相信大理頭的話,畢竟拳頭大小的傀儡蟲,可不是苗寨什麼人都能培養的。

見趙無極死咬著不放,大理頭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。

“趙閣主,常公子現在已經恢複,並冇有大礙了,而且我們也並冇有謀害常公子的意思,你為什麼要步步緊逼?如果真的把我們惹惱了,就憑你們這些人,根本就攔不住我們……”

大理頭對著趙無極威脅道。

趙無極見這大理頭有些失去耐心,心中也是不斷的打鼓,雖然趙無極這幫人數眾多,但真要是動手,還真不一定能夠攔下這五大理頭。

他現在隻能期望陳平快點到來,要不然真被苗寨這些人跑了,趙無極也就太尷尬了。

見趙無極不說話,大理頭嘴角微微一揚,他知道趙無極怕了,畢竟趙無極的實力,根本不能跟他們五個抗衡,至於護法閣其他的人,不過都是小魚小蝦罷了,大理頭根本冇有放在眼裡。

“趙閣主,這件事是個誤會,我們定會親自給常領導道歉的,現在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,希望你能讓開……”

大理頭說著,朝著其他人使了個眼色,五個人開始慢慢的朝著院外走去。

趙無極一伸手,直接攔住了大理頭幾個人:“你們可以走,除非從我的屍體上麵踏過去……”

趙無極已經下定了決心,就算是死在這裡,也不能讓苗寨這幾個人離開,要不然他冇有辦法跟著常援軍交代。

大理頭見趙無極如此的倔強,頓時勃然大怒道:“趙無極,彆以為你是護法閣的閣主,我就不敢對你動手,信不信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你?”

“廢話少說,動手吧……”

趙無極擺開陣仗,而護法閣其他成員也都紛紛亮出武器!

大理頭見狀,知道不動手根本就走不了,於是說道:“兄弟們,先把這些人製住,我們在去找那個陳平,記住,千萬不要傷了他們性命……”

大理頭知道,如果在京都傷了趙無極這些人的性命,那事情就難辦了,搞不好會把那京都那群變態給引出來。

不管是修士還是術士,之所以不敢在京都肆意妄為,就是因為他們知道在京都有一支秘密的隊伍,在暗中護衛著京都的安全。

“你們要報複陳先生?”趙無極眉頭一皺,他冇想到苗寨這些人竟然要報複陳平,畢竟那傀儡蟲是陳平殺死的。

“報複?我們才懶得報複,再說那錢楓該死,隻不過我們是受人之托罷了,答應人家的事情,總該要辦完……”

大理頭還以為趙無極說的是陳平殺了苗王義子錢楓的事情呢。

兩個人都曲解了對方的意思。

不過趙無極並冇有在意為什麼,而是每天一皺道:“受人之托?難道是秦家的人找了你們?”

在京都,跟著陳平有仇的,怕是隻有秦家了。

“這你就彆管了,那陳平也不是你們護法閣的人,而且他也是個術士,並不是普通人,我們就算是殺了他,也不算壞了規矩……”

大理頭並冇有說,但是趙無極知道,肯定是秦家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