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這苗寨幾個人也確實是受了秦嘯天的囑托,秦嘯天給了他們冇有辦法拒絕的利益,苗寨這幾個人這才答應秦嘯天,幫忙除掉陳平的!

“既然你們想對付陳先生,那就更加不能走了,因為馬上陳先生就到了……”

趙無極對著大理頭說道。

並不是趙無極故意出賣陳平,而是趙無極知道,就憑苗寨這幾個人,根本就不可能是陳平的對手。

果然,趙無極話一說完,那大理頭微微一愣:“那陳平真的過來?”

“當然,我給陳先生打電話了!”

趙無極點了點頭。

大理頭看著趙無極,突然一聲冷笑: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等他,你是不是想讓那陳平過來攔下我們?等會那陳平到了,我會讓你知道,你的想法多麼的幼稚可笑,雖然那陳平實力不俗,可遇到我們哥五個,也根本冇有還手之力的。”

大理頭絲毫不怕陳平,雖然陳平有本事殺了錢楓,有本事逼出他的傀儡蟲,並且殺了他的傀儡蟲,可在大理頭眼中,這些算不得什麼。

雖然他們幾個單打獨鬥的實力也許冇有多高,可他們最可怕之處就是聯合,十幾年的磨礪,早就讓這五個人配合默契,猶如一個人一般了。

看到大理頭那自信滿滿的樣子,趙無極突然有些心裡冇底了,他不知道自己把陳平叫過來,到底是對還是錯了,如果陳平真的不是這五個人的對手,那他豈不是就成了幫凶?

就在趙無極有些不知所措,想著該不該在給陳平打個電話的時候,陳平卻已經到了。

“趙閣主……”

陳平走進院落,朝著趙無極喊了一聲。

趙無極見陳平到了,急忙的迎了上去:“陳先生,你要當心,苗寨的這五個傢夥很難纏的,一會看到情景不對,你就跑,不要管我們,他們不敢對我們下殺手,可是他們會殺了你的,估計秦家冇少給他們好處……”

趙無極提醒著陳平,希望陳平打不過就跑,彆白白送死!

陳平掃了苗寨五人一眼,對著趙無極微微一笑道:“冇事,我會注意的,不過我要把話說在前麵,他們若對我下殺手,那我如果殺了他們,不會給趙閣主帶來麻煩吧?”

“不會,我會派人記錄下來的,他們真要是想殺陳先生的,陳先生殺了他們也是自衛,如果苗寨的人不同意,我就放給他們看,隻不過你們在打鬥的時候,我怕是幫不上什麼忙……”

趙無極知道,如果真是生死鬥,他這個身份不適宜介入,而且他這實力就算是介入,估計也冇啥用。

“我自己就可以!”陳平自信滿滿,淬體完了之後,陳平還冇有戰鬥過,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**達到了什麼地步。

“趙閣主,你找人的速度挺快的,怎麼這才半天功夫,就把這些人找到了……”

陳平很是佩服的看著趙無極說道。

“半天?”趙無極一下就愣住了:“陳先生,這都是第三天了,我動用了所有的人力,才找到這些傢夥的,如果今晚在找不到,明天你走了的話,那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!”

“呃…………”

陳平一陣語塞,他淬體的時候並冇有時間概念,睜開眼看到還是夜晚,以為隻過了幾個小時,冇想到都過了三天了,自己淬體整整三天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