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剛一聽,氣的滿臉漲紅,可是卻冇有開口,隻能惡狠狠的瞪著陳平,因為管家已經叮囑過他了,讓他不要招惹陳平,以免小命不保。

這一次出來,秦剛帶的人手少,隻帶了兩個人,而此刻陳平和白展堂兩個人加一起,明顯實力要高於他們,所以秦剛隻能忍了。

“小子,你彆得意,早晚我會給我哥報仇的,你得罪了我們秦家,這一輩子你也彆想安生……”

秦剛說完,帶著手下坐到了一旁的桌子上。

陳平跟著白展堂繼續吃飯,而那秦剛則是一臉怒氣,不時的看向陳平他們。

“陳先生,你還是注意點,這秦剛雖然冇有本事,但這小子全都是鬼主意,而且心狠手辣,什麼缺德事都能做的出來的。”

白展堂對著陳平叮囑道。

“無妨..........”

陳平淡淡一笑,並冇有把那秦剛放在眼裡。

可就在陳平跟著白展堂繼續吃飯的時候,突然陳平放下了筷子,整個人變得緊張了起來。

“陳先生,怎麼了?”白展堂一愣,隻感覺今天陳平一驚一乍的。

“彆說話!”陳平皺著眉頭,朝著白展堂擺了擺手。

此刻的陳平,感覺到一股神識正在肆無忌憚的朝著自己探查,可能對方不知道陳平也已經有了神識,所以一點也冇有掩飾。

陳平微微的眯著眼睛,突然轉頭看向了一旁的女生,而此刻,那女生也正在看著陳平,見陳平突然看向自己,女生急忙的把頭低了下去,而那股神識也在快速的退去。

陳平心中滿是駭然,他冇想到這個女生竟然也是修仙者,看來京都隱藏的高手,要遠比他想象的多得多。

“陳.....陳先生,冇事吧?”

白展堂一臉的懵逼,他不明白,陳平為什麼總是看向一旁的女生。

“冇事,繼續吃飯吧!”

陳平微微笑,兩個人繼續吃飯。

而此刻,那秦剛也注意到了女生,眼神中閃動著淫光,直接起身坐到了女生的對麵。

“小姐,怎麼一個人吃飯呀,冇有帶著男朋友嗎?”

秦剛一臉壞笑的看著女生:“介不介意我和你一起吃,我叫秦剛,秦家的二公子。”

秦剛朝著女生伸出手,想著拉一拉女生的手。

女生抬了抬頭,隻是掃了那秦剛一眼,而後起身向外走去。

秦剛見狀,一下愣住了,他跟女的搭訕,還從來冇有被人這樣過,要知道那些女生知道他是秦家的少爺之後,全都哭喊著往他懷裡鑽的。

見女生不理自己走了,秦剛頓時怒了,起身追了出去。

陳平見狀,也急忙起身,對著白展堂道:“你自己吃吧,我還有點事情。”

“陳先生,你做什麼,要不要我陪你去?”

白展堂以為陳平是要追那秦剛去。

“不用,你千萬彆跟著我.....”

陳平冇讓白展堂跟著,那女生是名修士,陳平不知道是敵是友,如果對方跟那蠻牛一樣,是抓自己去什麼龍家的,白展堂跟著自己隻會倒黴,陳平自己說不定還能有逃脫的機會。

現在陳平還不確定這女生是什麼人,不過陳平打算追上去,說不定能從女生的口中知道一些京都修仙界的秘密。

陳平追出去之後,看到秦剛正帶著兩名手下拐進一個街道,陳平直接跟了過去。

當陳平剛剛拐過街角,就看到秦剛帶著兩個人已經攔住了那女生,而女生嬌弱的身體在秦剛他們麵前,顯得很是無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