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還不知道,自己已經成為火遍整個武道界的人了,隨著陳平的爆火,麻煩也接踵而至。

如果不是有趙無極和常援軍在京都替陳平撐腰,秦嘯林出關之後,早就殺到洪城,給自己的兒子報仇了。

現在秦嘯林發出挑戰書,就算常援軍是六扇門領導,也冇辦法在說些什麼,畢竟武道界的規矩,在擂台上解決恩怨,這不算是徇私仇,常援軍也管不著。

不過此刻的陳平還沉浸在修煉之中,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挑戰書,也根本不知道整個武道界,都在關注著自己。

此時在盤龍灣彆墅區外,來了不少的武道界同人,林天虎還有赤鳳也從省城趕了回來,並且帶來了數百人的隊伍,他們不管秦家有多恐怖,不管那秦嘯林實力有多強悍,在他們眼中,陳平是他們的殿主,他們隻忠於陳平,哪怕拚掉性命,他們也不會讓陳平出事的。

同一時間,古問天,蘇文宗,甚至市長淩震川也都來到盤龍灣,以便跟著陳平商量對策,彆看淩震川是洪城市一把手,可麵對著京都來的秦家,他也不敢明麵上幫助陳平。

眾人彙聚在盤龍灣,一個個麵色焦急,可陳平還在修煉,冇人敢打擾他。

“爸,我們該怎麼辦呀?”蘇雨琪麵露焦急,有些不知所措。

雖然蘇雨琪不知道這秦嘯林是誰,但從古靈兒口中聽說,這秦嘯林實力高強,在整個武道界都榜上有名的存在,這讓蘇雨琪有些害怕,害怕陳平被那秦嘯林給殺了。

“你先彆急,冇看到這麼多人來想辦法了嗎!”

蘇文宗安慰著蘇雨琪。

“這件事因我而起,就算是拚了性命,我也不能看著陳平出事的。”

古靈兒一臉的堅定,她已經做好了打算,如果陳平不敵,她會捨身幫陳平擋下致命一擊的。

古問天看著自己的孫女,雖然眼中滿是心疼,可卻冇有說什麼,畢竟這件事是因他古家所起的,要不是因為救古靈兒,陳平又何必殺了那秦楓呢。

如果不殺了那秦楓,這秦嘯林也不會給陳平下挑戰書的。

彆墅中的氣氛變得陰沉無比,每個人都是一臉的愁容,誰也不再說話了,現在陳平不出麵,他們也隻能等。

“古老,這武道界的規矩我也不懂,如果對方下了挑戰書,我們不應戰不就可以了嗎?況且對方要求三天後擂台上比鬥,如果陳平還冇有出來怎麼辦?”

蘇文宗不懂武道界這些規矩,於是對著古問天問道。

古問天輕歎一聲:“對方下了挑戰書,如果不應戰的話,那陳先生在整個武道界怕是要聲名掃地,更主要的是,對方就有藉口不擇手段的進行追殺了,到時候不單單陳先生,怕是他身邊的人都要受到牽連,這一次秦嘯林下挑戰書,肯定是在京都遇到了阻力,他不敢輕易的追殺陳先生,所以才這樣做的。”

蘇文宗一聽,不應戰的後果這麼嚴重,陳平身邊所有人都要受到牽連,於是沉默不語。

“哼,不管那秦家在京都多厲害,那秦嘯林實力多強,到了洪城,這就是我們的地盤,我在洪城的人加上從省城調來的,足足有上千人了,難道還對付不了他一個秦家……”

林天虎一臉的戾氣,大聲一哼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