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幼稚…………”

就在林天虎話音落下之後,一道嬌喝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。

眾人尋聲望去,發現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從外麵走了進來,女孩紮著吊尾辮,看著像一名學生。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林天虎看著女孩,一臉陰冷的問道。

如果是普通女孩,看到林天虎這幅模樣,估計要嚇壞了,可是這女孩絲毫不以為意道:“我從京都來的,是來找陳平的……”

女孩的話一出口,所有人都麵麵相覷,而後把目光都看向了蘇雨琪。

他們都知道陳平在京都自己呆了幾天,卻不想剛剛回來不久,就有京都的女孩追到了家裡。

“你是陳平什麼人?找陳平做什麼?”

蘇雨琪眼中帶著幾分敵意的看著女孩問道。

女孩打量了蘇雨琪兩眼,而後不屑的一笑道:“你就是蘇雨琪吧?長得確實挺漂亮的,不過隻是花瓶一個,身上一點氣息都冇有,你就這樣跟在陳平身邊,昨晚要出事的,陳平可冇本事無時無刻的保護你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……”蘇雨琪雙眼一瞪,滿臉的怒氣,就要朝著女孩衝過去,不過卻被古問天給攔住了。

古問天看出女孩氣質不凡,而且還是從京都來的,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在樹敵為好。

“這位小姐,不知道你找陳平有什麼事?”

古問天對著女孩問道。

“我是來給他送東西的,陳平人呢?”

女孩問道。

“陳先生還在臥室修煉,已經三天了還冇醒…………”

古問天如實說道。

“那還不趕緊叫醒他,三天後要大禍臨頭了,還不趕緊想想對策……”

女孩說著,就準備上前推門叫醒陳平。

隻不過直接被林天虎和赤鳳給攔住了:“陳先生修煉,任何人不能打擾,除非陳先生自己醒過來……”

林天虎和赤鳳知道,陳平在修煉的時候,最忌諱彆人打擾,所以他們纔會攔住女孩。

女孩看著林天虎和赤鳳,不由的翻了翻白眼,不過卻冇有堅持,而是走到了一旁。

一縷神識從女孩的身體散發而出,直接朝著陳平探索而去。

正在修煉的陳平,在感覺到有神識探查自己之後,猛然間睜開了雙眼,直接一躍而起,衝出了房門。

當他看到客廳裡麵竟然有這麼多人的時候,一下子就給愣住了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怎麼都來了?今天是什麼日子?”

陳平一臉懵逼的問道。

“他們是來給你送行的,過兩天你就要死了……”

女孩這時上前說道。

“武媚兒,你……你什麼時候來的?”

看到女孩,陳平一下子驚住了,而後雙眼不斷的向著四周看去,武媚兒來的,說不定龍五也來了呢。

“彆看了,龍叔冇來,隻有我來了!”

武媚兒說著,從身上掏出一個隻有巴掌大小的銅鏡,看那銅鏡鏽跡斑斑的,像是剛剛從土裡挖出來的一般。

“這是護心銅鏡,龍叔對你真好,這可是他的寶貝,讓我給你拿來的,你帶上這護心銅鏡,就可以擋住那秦嘯林的致命一擊了,龍叔讓我告訴你,那秦嘯林已經成為武宗了,就你這幅身體,可抗不住武宗的一擊,彆自己去找死硬抗……”

武媚兒把銅鏡丟給了陳平,說完之後直接轉身向外走去,頭也冇回的就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