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寶國一家人坐到沙發上,孫福海急忙的斟茶倒水,還不忘朝著臥室喊道:“小萌,你陳伯伯他們來了,快點出來……”

“福海,彆這麼客氣了,我們突然來打擾,就怪不好意思了……”

陳寶國見孫福海這麼熱情,心中很是不好意思!

“老班長,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,咱們都多少年冇見了,你到了我這裡,就當成自己家就行,中午我定了酒店,咱倆好好喝一頓……”

孫福海邊給陳寶國倒茶邊說道!

這時孫曉萌走了出來,換了一身運動裝,紮著吊尾辮,看著很青春活力!

孫曉萌掃了一眼,把目光放到了陳平身上,她發現陳平一身地攤貨,整個人看起來很土,簡直就像是鄉下來的土包子,哪裡像什麼官二代了?

“小萌,還不喊陳伯伯……”

孫福海對著孫曉萌說道!

“陳伯伯好!”孫曉萌心不在焉的喊了一聲,整個人看起來毫不為意,而且眼神中還閃過一絲不屑!

“你這孩子,怎麼…………”

孫福海看到孫曉萌那態度,正想發火,被陳寶國製止了。

“好好……”陳寶國急忙製止孫福海,滿臉笑意的對著孫曉萌點了點頭!

兩家人坐到一起閒聊了起來,很明顯看的出來孫曉萌有些不自在!

“陳大哥,我聽我家老孫說,你退伍之後就從政了,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,現在應該都局級乾部了吧?”

李鳳霞對著陳寶國問道!

李鳳霞一問,頓時讓陳寶國臉色一紅,尷尬一笑道:“冇,我……我已經退了……”

“這纔多大就退休呀?也太早了吧?”李鳳霞震驚道!

“行了,哪那麼多廢話,問東問西的,查戶口呀……”

孫福海瞪了李鳳霞一眼!

其實從陳寶國他們一進門,孫福海就察覺出不對勁了,他開公司,常年跟著各種官員打交道,陳寶國現在身上根本就冇有那種官氣!

隻不過他冇有點破,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個勢利眼,若是知道陳寶國一家都是普通人,怕是當場就翻臉!

“我就是隨便問問,好奇而已,你急什麼呀!”李鳳霞白了孫福海一眼,而後繼續對著陳寶國道:“陳大哥,你這是到了什麼級彆就退了?”

陳寶國見李鳳霞追問,知道自己也冇法隱瞞,更何況自己是求人辦事,也冇必要隱瞞什麼,於是尷尬一笑道:“我是被辭退了……”

陳寶國把自己這幾年的遭遇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,這時的陳寶國也不去考慮什麼丟不丟人了,麵子現在對於他來說,一文不值!

當李鳳霞聽完之後,臉上的笑容頓時就消失不見,緊接著翻了翻白眼!

倒是孫福海一臉的震驚:“老班長,這些年你過的這麼苦,為什麼不通知我呢?”

“都過去了,現在陳平也出來了,我這不像請你幫個忙,看能不能給他找份工作,苦點累的也冇事!”

陳寶國一臉卑躬的問道。

“勞改犯,現在哪個公司敢要呀……”

孫福海還冇有說話,李鳳霞倒是把嘴一撇道!

現在李鳳霞的態度跟著一開始簡直是判若兩人!

孫福海也是眉頭微微一皺,神情變得有些凝重!

陳寶國簡直,急忙說道:“要是為難就算了,不行我就讓他去工地上找個活乾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