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畢竟陳平惹惱了鄭勳,對他們沈家來說可冇有好處,真把鄭勳氣跑了,誰給沈萬三看病。

“你們懂什麼?陳先生不但醫術高明,而且還能煉丹呢,你麼不要那陳先生跟著普通的醫生比較……”

周誌乾見沈家眾人都對陳平出言不遜,頓時就急了。

“周老哥,你的好意我們領了,你還是帶著你找來的這什麼神醫走吧,我們有鄭院長在就放心了,用不到你們這麼牛逼的神醫……”

沈萬富竟然對周誌乾下了逐客令……

這可把周誌乾氣壞了,不過他是陪著陳平來賣萬年參王的,就算是在生氣,周誌乾也不能走。

“好了,好了,先說說你哥哥的症狀吧……”

鄭勳見陳平和周誌乾都不說話了,於是擺了擺手,對著沈萬富問道。

沈萬富一聽,急忙的跟著鄭勳說著自己大哥的情況,通過沈萬富的描述,鄭勳眉頭微微一皺。

“聽你如此一說,你哥哥不像是生病,好像是得了癔症,被臟東西亂了心智……”

鄭勳分析道。

“啊…………”

沈家眾人一聽,一個個全都驚慌失措。

沈家雖然有錢,不過沈家人也都是普通人,偶爾也聽過一些鬼神的事情,可冇有遇到過,現在聽鄭勳這樣一說,全都嚇了一跳。

不過一鄭勳的名聲,說出來的話,他們不能不信,於是沈萬富趕忙問道:“鄭院長,那……那我哥哥還有救嗎?”

“當然有救了,我既然來,就算是癔症,我也能治好,放心吧……”

鄭勳胸有成竹的說道。

聽鄭勳如此說,沈家人懸著的心算是放了下來。

而陳平則是有些意外的看著那鄭勳,他冇想到對方竟然也能看出這是癔症,是被鬼上身了。

鄭勳從身上摸索著,很快掏出一個精美的小木匣,打開之後裡麵放著一顆拇指大小的,黑不溜秋的藥丸。

當週誌乾看到這藥丸之後,雙眼頓時一亮,因為他看著太眼熟了,還有那個盛放著藥丸的小木匣,明顯就是他派人加工的,專門包裝小還丹用的,而鄭勳手裡拿的黑不溜秋的藥丸,這就是小還丹。

陳平看到那鄭勳從懷裡掏出小還丹,也是笑了起來,不過他並冇有說什麼。

“鄭院長,這是什麼東西?”

沈萬富不解的問道。

其他沈家人也都湊了上去,仔細的看著鄭勳手裡的藥丸。

看到眾人這好奇的樣子,鄭勳滿臉高傲的說道:“這藥丸名為小還丹,有醒腦名目,強身健體的功效,可是一粒神藥,是我花了數百萬,拖了關係從關內搞到的,隻搞到了這一顆,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沈家的萬年參王,我是說什麼也捨不得拿出來的,這一粒丹藥下去,保證沈家主心智慧夠恢複……”

鄭勳說的很是自信,而那些沈家人則是聽得一愣一愣的!

聽了鄭勳的話,周誌乾吃驚的瞪大了雙眼,這丹藥就是出自他的手賣出去的,包裝盒都是他設計製作的,可他從來冇買過幾百萬這個價呀!

尤其還當著陳平的麵,這鄭勳如此說,豈不是誣陷周誌乾吃黑錢了嗎?

要知道小還丹是陳平煉製,交給周誌乾還有何誌剛代理銷售的,價錢都是定好的,他們分給陳平多錢也是定好的,這一枚丹藥要是賣出幾百萬,還給陳平分那麼一點錢,那陳平能樂意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