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驚訝的看著,隻見那些藥材越燒越旺,最後變出一團團白色煙霧,當煙霧散儘,所有人驚訝的發現,在地上赫然擺著一枚小還丹!

“這……這就練成了?”

鄭勳雙眼圓睜,嘴巴張的都要吞下一個雞蛋了。

急忙的跑了過去,拿起地上的小還丹,看了又看,聞了又聞,確定是小還丹之後,鄭勳整個人都石化了。

其他人也都像看神仙一般的看著陳平,他們都是普通人,哪裡見過這樣的手段。

就連林天虎和赤鳳,都冇有見過這樣子煉丹的,也不由的感覺到驚訝!

隻有陳平嘴角微揚,其實他真正煉製小還丹,不是這個樣子的,而且也不可能一顆一顆的煉製,他這樣做,隻不過是為了唬一唬沈家人,這樣沈家人就不敢在質疑他。

“這些相信小還丹是我煉製的了吧?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“信,信了……”

鄭勳一臉的尷尬,原本他還想偷偷學習下呢,這一看才發現,自己根本不可能學會。

沈家眾人此時也都是尷尬不已,一個個滿臉的苦笑。

“周大哥,陳先生有這樣的神仙手段,你怎麼不早說呀……”

沈萬富對著周誌乾說道。

“我說了,可是你們不信呀。”

周誌乾一臉無奈道。

這一下,沈萬富更加的尷尬了,一開始周誌乾說陳平是神醫,他們都懷疑,後來說小還丹是陳平煉製的,他們還是不信,現在卻被啪啪打臉了。

“陳先生,既然小還丹是你煉製的,那你剛剛說著小還丹根本就治不了我父親的病,那我父親他們怎麼突然清醒了?”

沈浪走上前,對著陳平問道。

“你父親冇有病,他隻不過是得了癔症,就是鬼上身了,小還丹有醒腦功能,不過治不了癔症,所以你父親並冇有好,之所以能清醒,認識你,也不過是湊巧罷了……”

陳平解釋道。

陳平的話剛剛說完,突然後院傳來一陣陣吼叫,緊接著就聽到下人們的驚叫聲,還冇等眾人反應過來,一箇中年人,穿著睡衣,披頭散髮的衝到了前麵。

“爸……”

沈浪朝著中年人喊了一聲。

這箇中年人就是沈家家主沈萬三。

“你們這些無知的傢夥,擾了我的清修,還想偷走我的寶物,我要殺光你們……”

沈萬三滿臉的猙獰,嘴巴圓張,大吼大叫著。

隨著沈萬三的吼叫,整個大廳內一陣陣陰風吹過,房間裡麵的溫度驟然下降了很多。

“啊…………”

不少沈家人見狀,嚇得紛紛想想我跑,隻不過剛剛跑了兩步,大門卻被一陣陰風吹的關上了。

看著這幅場景,沈萬富嚇得直接打了個寒戰,哆嗦著說道:“你……你是哪路神仙,我們不知道怎麼打擾了你,隻要你放過我們,我沈家定當年年供奉……”

鄭勳看著這幅景象,也是眉頭緊皺,嚇得雙腿微微顫抖著,雖然他也見過癔症患者,可卻冇見過這麼恐怖的。

“哈哈哈……想供奉我,你們還不配……”

沈萬三大笑著,突然張嘴噴出一股股的黑氣,整個房間裡麵瞬間變得漆黑無比,把眾人嚇得不斷的大叫著。

林天虎和赤鳳也有些怕了,不過他們全都拿出武器,緊緊的站在陳平的身邊,而那周誌乾早就躲到了陳平的身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