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老班長,不瞞你說,我現在公司遇到點困難,如果度不過去,怕是都要破產了,把陳平招進去,也是耽誤他。”

孫福海歎了口氣說道!

陳寶國一聽,頓時不好意思道:“福海,真是給你添麻煩了,陳平工作的事情,你彆管了,你們公司遇到什麼事了?”

“遇到什麼事,你能給解決呀?”李鳳霞冷嘲熱諷道。

“我……”陳寶國尷尬的臉色通紅!

“你給我閉嘴!”孫福海狠狠的瞪了那李鳳霞一眼,而後略帶歉意的說道:“老班長,彆理她們這些婦道人家,我的公司跟著福耀裝飾有些生意往來,結果貨款被他們扣下不給了,現在資金鍊斷了,怕是熬不了多長時間了!”

“不過陳平工作的事情,我讓小萌去她們公司問問,她們公司可是集團公司,福利待遇也好,讓陳平先進去慢慢從底層乾起!”

“爸,我不過就是個銷售員,哪有哪個本事呀,你可彆給我添亂了……”

孫福海話音剛落,孫曉萌馬上就不高興的說道!

“你冇本事,不是那崔致遠是銷售經理嗎?他一個經理還不能招一名員工嗎?”

孫福海質問道。

“他……”

“行了,就這樣定了,要是那崔致遠連這點本事冇有,我看你們兩個也不合適……”

不等孫曉萌在說話,孫福海直接對著孫曉萌威脅道!

孫曉萌一聽,頓時不在說話了,隻能生氣的嘟著嘴!

“老孫,小萌進入那家公司都廢了很大勁,你這不是瞎給孩子添麻煩嗎?再說人家那是大集團公司,勞改犯能進嗎?”李鳳霞掃了陳平一眼,而後很是不滿的對著孫福海說道。

陳平聽著李鳳霞一口一個勞改犯,心裡很是不舒服,隻不過孫福海這人不錯,陳平也不能發火!

“爸,我可是把醜話說在前麵,我隻負責帶進去,能不能麵試上,那就看自己本事了……”

孫曉萌翻了個白眼,起身離開,回了臥室!

“老班長,這丫頭就這性子,你彆見怪……”

孫福海有些尷尬的對陳寶國解釋道!

陳寶國苦笑了一聲,他都到了這種地步,還能見怪什麼呢?

“福海,麻煩你了,我還有點事情,就不打擾了……”

陳寶國知道,在待下去也冇啥意思了,自己總不能搞得人家家裡產生矛盾!

“老班長,我都定好酒店了,一起吃頓飯吧……”

孫福海急忙說道!

“不了,有時間吧!”陳寶國擺了擺手!

陳平也扶著唐紅英站了起來!

孫福海也知道,自己妻子和女兒的態度,確實讓人不舒服,但是他又冇有辦法,隻能歉意一笑:“等有時間,我單獨跟著老班長喝一頓!”

孫福海送著陳寶國一家走了出去,那李鳳霞一直在沙發坐著,動都冇有動一下!

“孫叔叔,你說欠你錢的公司叫什麼名字?”

走出門口之後,陳平對著孫福海問道。

“叫福耀裝飾,大侄子在裡麵有認識的人嗎?”

孫福海疑惑的問道。

陳平搖了搖頭:“冇有,不過我試試,幫孫叔叔要要賬……”

“大侄子,你的心意孫叔叔領了,你好不容易從裡麵出來的,犯法的事情咱可不能在乾了,好好孝敬你爸媽,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惦記了……”

孫福海還以為陳平要去暴力要賬呢,畢竟陳平剛剛從牢裡出來的,說不定認識一些混混之類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