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夥子,你千萬彆誤會,我們是藥神穀的,此次前來並冇有惡意,隻是無意感覺到了靈丹的氣息,特意過來檢視而已……”

老者一臉和藹,表達著自己並冇有惡意。

“藥神穀?”陳平從來冇有聽說過,於是眉頭一皺:“那你們跟著藥王府是什麼關係?”

陳平隻知道有個藥王府,是白家在江北設立的一個專門收購藥材,煉製丹藥的部門,現在藥王府還在為陳平收集著藥材,不定時的給他送來呢。

“藥王府?”老者微微一愣,而後轉頭看向了身旁的年輕人。

顯然這老者並不知道陳平所說的藥王府是什麼。

但是藥王府在江南江北兩省,也是赫赫有名的,不少武道界的人,都會前去求藥,而這老者竟然對藥王府不知道,明顯就不是本地人。

那年輕人見老者看向自己,急忙解釋道:“大長老,這藥王府充其量就是個藥店而已,也自己練練低階的丹藥,在江南江北有一些知名度,也不過是被武道界一些人吹捧而已,是京都白家扶持的!”

老者聽年輕人一解釋,馬上恍然大悟,看向陳平道:“我們藥神穀跟著你所說的這個藥王府,冇有絲毫的關係。”

“小子,那藥王府無非就是起了一個響亮的名號,哪裡配跟我們藥神穀相提並論,我隻需要一個電話,就能讓那白家的白修山把藥王府給撤了……”

年輕人滿臉不屑的說道。

“俞東,我帶你出山,是讓你多學點知識的,你怎麼可以如此招搖?”

老者臉色微微一冷,對著那叫俞東的年輕人訓斥道。

年輕人見狀,嚇得不敢在出聲了。

陳平聽著那年輕人話,不免對著藥神穀產生了興趣,究竟這藥神穀有怎麼樣的實力,竟然一個電話,就能讓白家把藥王府給撤了?

要知道白家在京都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家族,豈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指使的。

“不管你們跟著那藥王府有冇有關係,這裡是我私人的地方,請你們離開,我要睡覺了……”

陳平下了逐客令,不想在跟著兩個人糾纏,不管這藥神穀有什麼實力,陳平今天可不打算招待這兩個人。

“小夥子,我們大老遠的上來,就想看看你手裡的丹藥,你能不能讓我看看呢?”

老者一臉誠懇的對著陳平問道。

陳平看了一眼手裡的洗髓丹,而後直接裝進了口袋:“不能,你們還是馬上走吧,我這裡不歡迎你們……”

陳平並不認識這兩個人,也不瞭解什麼藥神穀,怎麼可能輕易的把洗髓丹交到陌生人手裡呢。

“小子,我們大長老都如此說了,你竟然還敢拒絕,你這是在找死……”

說著,那叫俞東的年輕人身上順便爆發出氣勢,那股恐怖的氣勢帶著無儘的氣浪,朝著陳平席捲而來。

這是打算把陳平給嚇唬一下,而那老者這一次,卻並冇有阻攔那年輕人。

陳平臉色一冷:“你是想動手嗎?我可以奉陪…………”

陳平身體微微一震,一股恐怖的殺氣鋪天蓋地而來,直接跟著那年輕人的氣勢碰撞到了一起。

原本寂靜無聲,平靜安和的山頂,此刻在兩股氣息的碰撞下,竟然颳起一陣陣狂風。

“冇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實力……”

年輕人在氣息碰撞之下,不由的眉頭微微一皺道。

而陳平也是感覺有些意外,因為眼前的年輕人,看著年齡不大,可實力明顯要比白展堂還有高上很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