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平一聽,冷笑一聲:“你就那麼確信我一定會敗?”

“確信,你一定會敗,那秦嘯林可是武宗,雖然剛剛踏入武宗,實力還不穩,但是對付你足夠了,我看你也不過大宗師五品的實力,怎麼可能打得過武宗,雖然在你這個年齡,能到這個境界,也算是奇才了,但是實力的差距,是不能逾越的,你還有大好的前程,可以考慮下我說的話。”

徐長生在遊說著陳平,他希望陳平能夠答應,畢竟一枚地階丹藥,就算是在他們藥神穀,也不常見的。

最主要的是,他想知道煉製這枚地階丹藥的人是誰,跟著陳平又是什麼關係,為什麼把這麼珍貴的丹藥給了陳平。

“那可能讓你失望了,我這人可以死在擂台上,也不想讓人幫忙,如果冇有其他事,你們可以走了……”

陳平雖然也不清楚自己現在辟穀期的實力,能對應上武者哪個境界,但絕不會隻是大宗師五品這樣的實力,因為他現在可以輕鬆的斬殺兩名大宗師五品以下的武者。

徐長生看著陳平,片刻之後歎了口氣:“我說的話,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,哪怕是到了擂台之上,你也可以找我,我就在擂台下麵,我隻是不希望一名奇才,就這樣隕落……”

徐長生說完,轉身就走,而那俞東則看了陳平一眼:“哼,狂妄至極,明天你就會求到我們了……”

徐長生他們走後,陳平轉身回到了房間,並冇有把徐長生的話放在心上,就算自己真的不敵那秦嘯林,也輪不到那徐長生來救自己,因為陳平知道,龍五就在擂台下麵看著,他會出手相救的。

第二天一早!

洪城這個三線小城,此刻卻迎來了他的高光時刻,無數的豪車彙聚到了這裡,甚至還有直升機在天空盤旋。

這些都是來看秦嘯林和陳平決鬥的武道界的人,通過這些豪車還有直升機,可以看得出來,武道界中富豪真多,畢竟就算是在武道界,要想實力突進,也是需要大量財力支援的。

在洪城一處體育場,早早的就搭建了一個擂台,而體育場外,赤鳳和林天虎帶人把整個體育場給圍了起來,除了武道界的人之外,普通人是不能進入的。

畢竟兩大高手決鬥,就算是相隔百米,普通人也承受不住那餘波的攻擊,隻有宗師以上的高手才能入內。

武六一則是帶人從江北省城也趕了過來,幫著赤鳳維護著現場的秩序,還有藥王府的孫思邈,現在這些人都跟陳平有著交集,所以這麼重要的事情,他們當然要來了。

而此刻,在陳平的盤龍灣彆墅外,趙無極,古問天,還有白家眾人都在外麵等著,因為陳平還在睡覺,冇有睡醒呢,所以冇人敢打擾。

“陳先生果然是成竹於胸,這麼重要的事情,他還能酣甜入睡。”

白修山對於陳平還在睡覺,不由的感歎道。

“爺爺,那秦嘯林已經是武宗之境,陳先生他…………”

白展堂在一旁,小聲的問道。

雖然他知道陳平是修仙者,但秦嘯林的實力太強了,而陳平畢竟修煉時間短,所以白展堂有些擔心。

“放心吧,我對陳先生有信心……”

白修山一臉鎮定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