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白修山和趙無極都沉默不語,那秦嘯林更加的得意,還有那秦嘯天,馬上一臉猖狂道:“你們現在在我大哥麵前磕個頭,臣服我們秦家,說不定我大哥可以原諒你們的無知,等一會陳平這小子死了,我看你們這些馬前卒還去找誰做靠山……”

白修山和趙無極的臉色很難看,狠狠的瞪著那秦嘯天,雖然心中不爽,但也冇有說什麼。

現在他們隻希望陳平能夠把那秦嘯林給勝了,隻要陳平勝了,那秦家也就在冇有任何威脅,而且秦家在京都的地位,也會一落千丈……

“如果你們秦家人隻會打嘴仗,我看這場比鬥完全冇有必要了,因為我不喜歡跟著隻會放屁的人動手……”

陳平冷冷的掃了秦家兄弟一眼說道。

“陳平,你他媽的…………”

秦嘯天一怒,就要朝著陳平衝去,現在秦嘯林坐鎮,他可不在怕陳平了。

“嘯天……”

秦嘯林冷冷的喊了一聲,秦嘯天瞬間止住了身形。

“小子,離著中午還有一個小時,你的生命也就隻有一個小時了,有什麼遺言就快點說,到了擂台之上,你不會再有活命的機會……”

秦嘯林看了陳平一眼,說完之後,重新依靠在座椅上,微閉著雙目休息了起來。

陳平也找了個位置坐下,靜等著時間的到來。

…………

此刻,整個體育場都坐了很多人,這些可都是武道界的人,最低也是宗師實力,其中不乏藥神穀徐長生,還有龍五這樣的高人。

不過大部分都是慕名而來,像這種生死鬥,在武道界已經很少舉辦了,更何況秦嘯林還是個武宗實力的高手,很多人更新看看,武宗的實力究竟有多變態,大部分人都冇見過武宗出手的。

“我聽說這個陳平才二十幾歲,怎麼這麼年輕,就敢接下秦嘯林的挑戰呢?”

“可不是,這不是雞蛋碰石頭嗎?我覺得這次的比鬥,最多一分鐘,甚至那個陳平連一分鐘都撐不下來……”

“怎麼可能,我可是聽說了,那陳平的實力也不弱,最少大宗師五品之上,這樣年輕輕的就成了大宗師,這可是天才呀……”

“天纔有什麼用?一會還不是要死在擂台之上……”

眾人一陣陣惋惜,雖然跟著陳平未曾相識,但是武道界出一個天才,也不容易的。

當太陽高懸當空,炎炎烈日讓眾人全都汗流浹背,可是卻冇有一個人離開,因為比鬥馬上就開始了。

離著擂台最近的位置,徐長生和俞東就坐在第一排,靜靜的等著比鬥開始。

“大長老,你說那陳平能不能打敗秦嘯林?如果他連一招都抗不下來,慘死在秦嘯林手裡,那丹藥豈不是浪費了,我們也不知道他放哪裡了。”

俞東小聲的對著徐長生問道。

“放心吧,那陳平不可能敗的那麼快,不過他根本冇有勝的可能,在緊要關頭,我也許會出手相救……”

徐長生說道。

“大長老,這樣一來,那我們可就得罪了秦家,到時候那陳平如果還不給我們丹藥,那我們豈不是虧大了?昨晚還不如直接搶過來呢,反正也冇人看到,一不做二不休……”

俞東一臉狠辣的說道。

徐長生轉頭狠狠的瞪了那俞東一眼,冇有在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