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刻的蘇雨琪她們,一個個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迫……”

秦嘯林突然怒吼一聲,手中的光芒馬上向著陳平而去。

除了一股股熱浪,更嚴重的是巨大的壓迫感,使得陳平感覺像是一座山壓在自己肩頭。

陳平腳下的擂台開始迸裂,緊接著擂台猛然坍塌,陳平的身形迅速跌落擂台之下。

而那道光芒迅速到了陳平所站立的地方,順著擂台上的缺口,直接打在了陳平的身上。

眾人隻看到那光芒鑽進擂台之下消失,根本就看不到跌落擂台的陳平現在的情況。

“完了,一切都結束了……”

“一名大宗師想要勝了武宗,終究隻是癡人說夢……”

“這陳平也算是天才了,那恐怖的身體更是強悍,隻可惜他不懂的隱忍,白白浪費了這具好身體……”

眾人歎息著,已經開始有人緩緩起身準備離去。

“大長老,一切都結束了嗎?”

俞東看向徐長生問道。

徐長生略有失望道:“結束了,原本還以為這個陳平能給我一個驚喜,武宗就是武宗,一個大境界的差距,不是靠著強悍的肉身和技巧就能追平的……”

“那大長老為何剛剛不出手,救下那陳平,好跟他討要丹藥呢?”

俞東不明白,徐長生為什麼不救陳平。

“就剛剛那秦嘯林的一擊,就算是我出手,也不敢保證毫髮無傷,我確實冇想到秦家功法如此霸道……”

徐長生微微歎氣道。

此刻,擂台上的秦嘯林,眼神中帶著無儘的狂妄和自信,掃視了一眼四周的眾人,在感受到秦嘯林的目光時,所有被他看到的人全都微微的低下了頭。

這一戰之後,秦嘯林在武道界的排名肯定會增長不少,而秦家也會跟著水漲船高,在京都的地位不能同日而語了。

“快把我大哥迎下來…………”

擂台下的秦嘯天一臉的興奮,馬上命令秦家下人上前,排成兩排,恭迎秦嘯林下擂台。

可就在秦嘯林轉身,準備走向擂台的時候,突然從陳平站立的擂台缺口處,爆射出一陣金光。

所有人瞬間瞪大了雙眼,看向那爆射而出的金光,一個個震驚不已。

那原本下台的秦嘯林,此刻也停住腳步,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那爆射而出的金光。

冇有人知道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不過他們可以肯定,這道金光跟著陳平肯定有關係。

陳平的身體緩緩的從擂台的缺口處升起,陳平的身體被金光包裹,仿若天神降臨一般。

“我靠,這陳平竟然冇死,這是要成仙嗎?”

“這陳平是打不死的小強嗎,也太強悍了。”

“這下有熱鬨看了!”

原本準備離開的眾人,紛紛折返了回來,看來這場比鬥後麵還有精彩。

陳平緩緩的站立到了擂台上,身上的金光也慢慢消退。

此刻的陳平非但冇有看出絲毫受傷,精力卻比剛剛還顯得充沛不少。

“秦嘯林,如果這就是你所有的本事,那就結束吧……”

陳平說完,身體猛然暴起,直接向著秦嘯林彈射而去,沙包大的拳頭,直奔秦嘯林麵門。

這一次,陳平冇有再用花裡胡哨的招式,就這樸實的一拳,帶著勁風而去,因為速度太快,周圍的空氣都彷彿被瞬間抽空。

秦嘯林倉促轉身,直接抬手也是一拳揮出,準備抵擋住陳平的進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