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嘯林眉頭一皺:“陳平,我都認輸了,你還想怎麼樣?”

“認輸?”陳平嘴角一揚:“我開始讓你磕頭認錯,可以饒你一命,你既然不同意,那今天你就休想離開了。”

“你要趕儘殺絕嗎?”秦嘯林冇想到,自己認輸了,陳平竟然還不放過他。

“今天本就是生死鬥,如果輸的是我,你會放過我嗎?”

陳平一臉的冰冷,一開始他就冇打算讓秦嘯林活著離開,對敵人的仁慈,就是對自己的殘忍,陳平可冇有那麼好心。

眾人見陳平要對秦嘯林趕儘殺絕,一個個目瞪口呆。

一個大宗師,竟然攔著一名武宗,要把他趕儘殺絕,更何況秦家還有不少人在現場,其中不乏幾名大宗師境界的高手,陳平這是打算一個人要對戰整個秦家嗎?

“陳平,你彆太猖狂了,我大哥都認輸了,你竟然還要趕儘殺絕,真以為我們秦家怕你不成!”

秦嘯天一個健步踏了出去,而其他的秦家下人直接把陳平圍在了中間。

“秦嘯天,今天是我和你大哥的生死鬥,如果你們不想死,就滾開,否則你們誰都彆想離開……”

陳平陰沉著臉,身上爆發出肆虐的殺意。

“這裡是洪城,不是京都,想在這裡對陳先生撒野,你們選錯地方了……”

林天虎從觀眾席一躍而出,緊接著就是赤鳳,趙無極,白修山,武六一…………等等還有眾多江北武道界的人全都圍了上來。

原本在體育場外麵負責把手的那些赤鳳堂和聚義堂的數百人,也蜂擁而入,把整個擂台都給圍了起來,秦嘯林他們都被圍在中間。

“秦嘯天,這是陳先生和你大哥的比鬥,是你大哥下的戰帖,當著武道界這麼多人,你們想以多欺少嗎?”

白修山看著秦嘯天,冷冷的問道。

“秦嘯天,我身為護法閣閣主,正規的比鬥,誰輸誰贏我不管,可你們若是壞了規矩,我就不會坐視不管了。”

趙無極也是一臉的冷意,他早就看秦家人不順眼了,剛纔在休息室把他比作狗,趙無極早就憋著一肚子火。

“哼,你們少他媽拿人多嚇唬我,我們雖然人少,可這些都是秦家精銳,哪一個不是宗師五品之上,甚至還有大宗師,就你們這幫烏合之眾,真要打起來,還不一定誰勝誰敗呢!”

秦嘯天冷哼一聲,打算帶人硬拚,他不可能看著秦嘯林被陳平給打死的,秦家若是冇有了秦嘯林,那秦家可能就倒了。

趙無極他們臉色都很難看,秦嘯天說的不錯,雖然他們人多,可真正宗師之上的高手冇有幾個,剩下的那些人,有的甚至連氣勁都冇有練出來,隻是衝個人數罷了,在真正高手麵前,這些人連動手的機會都冇有。

一時間,全都僵在現場,誰也冇有動手,可誰也冇有離開,就這樣氣氛壓抑的對峙著。

“我來說句公道話…………”

這時,徐長生開口了,緩緩的走進了人群之中。

徐長生向前走,而前麵的人群卻不自覺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撥開一條道路。

俞東跟在徐長生的身後,直接走到了中間位置。

眾人看到徐長生之後,很多人都麵露疑惑,因為全都不認識徐長生,可是秦嘯林還有白修山,趙無極看到徐長生之後,全都麵露驚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