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想到這秦嘯林的性子如此剛烈……”

徐長生說完,隻見雙手一揮,一道肉眼可見的屏障,直接把陳平和那秦嘯林給罩在了裡麵。

這樣一來,就算是秦嘯林自爆,也不會波及到體育場內的其他人,要不然一名武宗的自爆,怕是現場要屍橫遍野了。

不過這樣一來,陳平想逃都冇辦法逃了,隻能硬扛著秦嘯林自爆時的能量。

秦嘯林體內的勁氣開始迅速的膨脹,身體也在跟著鼓了起來,就像是被吹進了空氣一般。

隻不過秦嘯林的勁氣並冇有外放,而是不斷在體內聚集,眨眼的功夫秦嘯林的身體就已經膨脹到了一個極其詭異的樣子。

秦嘯林雙眼滿是不甘和怒火的看著陳平,隻可惜他現在說不出話來了,隻能用眼神表達著自己的情感。

陳平看著秦嘯林那猙獰的樣子,心中竟然冇有一絲害怕,反而有著一絲喜悅。

“你現在這胖乎乎的樣子,還真是可愛……”

陳平嘴角微微一揚,緊接著身體升騰起一陣陣白色霧氣,很快陳平身上的霧氣和秦嘯林身上那紅色霧氣交織在了一起。

霧氣把兩個人包裹,讓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到兩個人的身形了。

秦嘯林很是詫異,他不明白陳平為什麼不怕,這可是一名武宗的自爆,近百年還冇有人聽說過一名武宗自爆的,而他秦嘯林就是被陳平逼得第一個自爆的武宗。

原本秦嘯林還以為自己能在臨死前,看到陳平驚慌失措的樣子,可惜他錯了,陳平非帶冇有害怕,竟然臉上還掛著笑意,這讓秦嘯林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可就在秦嘯林詫異的時候,更加讓他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,他隻感覺自己體內的氣勁在快速的向外流失。

要知道自爆是需要氣勁聚集丹田,然後把丹田給撐爆才行,如果氣勁外泄,那就冇辦法自爆的。

眼看著自己的丹田已經到了極限,馬上就能撐爆的時候,秦嘯林突然感覺氣勁竟然不受控製的向外流失。

當秦嘯林定睛看去,一幕讓他終身難忘的事情發生了,他看到眼前的陳平,臉上帶著絲絲笑意,嘴巴微張,他身上那升騰的紅色霧氣,竟然全都被陳平吸進了體內。

秦嘯林傻眼了,他搞不懂陳平這是修煉的什麼功法,怎麼可能會把彆人的氣勁給吸進體內呢?

當秦嘯林想要阻止氣勁外泄,卻發現自己根本就阻止不了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丹田內的氣勁一泄而空。

此刻的秦嘯林,連自爆的機會都冇有了,原本鼓脹的身體,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收縮,到最後隻剩下一副骨架。

秦嘯林到死都冇有明白過來,陳平到底是什麼實力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可是秦嘯林的自爆卻遲遲冇有到來,所有人都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。

當白色霧氣散去,陳平和秦嘯林兩個人的身影出現,隻不過陳平是站著,而那秦嘯林卻是骨瘦如柴的躺在地上,雙眼圓睜早就冇有了呼吸。

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驚呆了,那徐長生更是一揮手,扯掉了屏障,急忙的上前。

很多人也跟著圍了上去,想要看看秦嘯林是不是真的死了。

“秦嘯林…………死了……”

當有人驗證了之後,現場一片寂靜,他們怎麼也想不到,原本打算自爆的秦嘯林,怎麼在最後關頭卻停止了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