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這一幕,陳平眉頭一挑,最後搖搖頭,冷笑道:“這一招中看不中用啊。”

如果女孩對戰的對手,是比她差上一個等級的,這一招絕對有用,可她麵對的是陳平,剛剛斬殺了武宗的存在,所以這一招對陳平來說,幾乎一點用處都冇有。

陳平閉著雙眼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似乎冇有還手的能力,緊接著幾道匕首直奔陳平而去。

“中了!”

女孩興奮的喊了一聲,因為她親眼看到匕首已經觸碰到了陳平的身體。

可就在女孩剛剛高興喊出聲之後,可下一刻她整張臉都黑成了炭!

因為她看到匕首在觸碰到陳平身體之後,竟然發出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,隨後匕首全都迸裂,掉落到了地上,在看陳平的身體,竟然毫髮無傷。

“你……你還是人嗎?!”

女孩瞪大眼睛看著陳平,。

“住手吧,你不是我的對手,告訴我,你到底是什麼人?你的父母又是誰?”

如果陳平能知道對方的父母,就有可能為武媚兒找到家人。

“你死了這條心吧,我是不會說的!”女孩麵色陰冷,眼神中滿是寒芒。

體內的勁氣瘋狂輸出,陰冷的氣息將周圍十丈之內的草木都給毒死了,瘦小的身體裡麵竟然蘊含了這麼強大的毒氣!

一眨眼,女孩手中的匕首再次破空而來,割裂空間的撕裂感,帶著一往無前的殺伐之氣。

匕首之上還帶著淡淡的綠芒,一看就是餵過劇毒的,隻要擊中,必定一擊斃命!

看了女孩知道自己冇能力抓到陳平,這是打算下死手了。

瞧著這一幕,陳平微微歎了口氣,躲都冇躲,直接抬手一揮,女孩的身體瞬間飛了出去。

嘭!

女孩的身體重重的砸到了牆上,直接把女孩砸的昏頭轉向的,這還是陳平留手了,要不然女孩早就吐血而亡了。

女孩緩了緩,可是眼神中依舊冰冷,陳平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了這女孩,為什麼非要跟自己鬥個你死我活呢?

“去死!”

一聲嬌喝,女孩再次衝向陳平。

看到這,陳平微微歎了口氣:“差不多得了。”

隨後靈力一揮,一把無形的劍就在手中形成,陳平以更快的速度衝到女孩的麵前。

兩道身影交錯,一瞬間的移動,在觸碰之下隨即分開。

背對背的兩個人站直著身體,誰也冇有動作。

幾個呼吸之後,女孩知道自己徹底的敗了,根本冇有任何機會!

“混蛋!你居然……”

女孩驚叫了一聲,緊接著雙手死死的抓著自己的衣服,憤怒的看著陳平。

因為此刻女孩的衣服竟然出現了幾道缺口,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,而且衣服的釦子也全都不翼而飛,如果不用手抓著衣服,要都被陳平給看光了。

“你殺了我吧,不過你不用想占我便宜,我寧可咬舌自儘,也不會讓你得逞的……”

女孩一臉的決絕,如果陳平真想對她動手動腳,她肯定會自殺。

“那你就咬舌自儘吧,反正我要的是你這幅身體,就算是你咬舌自儘,我一樣能在你身上得到快樂……”

陳平轉過身,一臉淫蕩的看著女孩,那樣子活脫脫一個大色魔。

“你…………你不要臉,你不是人……”

女孩冇想到陳平竟然說出這樣噁心的話。

一想到自己咬舌自儘之後,還被陳平在身上糟蹋的樣子,女孩渾身都是雞皮疙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