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昏迷的女孩,陳平把她放到自己的房間裡麵,然後把門鎖了起來,防止女孩醒來逃走,而後陳平聯絡上了龍五,並且把這事情跟著龍五說了一遍。

龍五聽到後也是吃驚不小,他讓陳平看好女孩,千萬不要讓女孩逃走,然後帶著武媚兒,連夜又從京都朝著洪城趕來。

一直到天矇矇亮的時候,龍五和武媚兒這才趕到了洪城,看到陳平正在客廳沙發上睡覺。

陳平感覺到有人來了,也是馬上就睜看眼,看到是龍五和武媚兒之後,這才鬆了口氣:“龍叔,那女的在臥室呢,我怕她逃走,所以鎖在裡麵了。”

陳平帶著龍五和武媚兒朝著臥室走去,邊走陳平邊看著武媚兒,他從來就冇有見過如此像的人,如果不是那女孩身上有股陰冷的氣息,和武媚兒就更加的像了。

“陳平,你老是看我做什麼?你說的那女的真的跟我很像嗎?”

武媚兒見陳平總是偷偷看自己,於是問道。

“不是像,簡直就是一模一樣……”

陳平肯定的說道。

陳平的話,也讓武媚兒很是好奇,她現在也迫切的想見見這個跟自己長得很像的女孩。

“陳平,你說這女孩也會魅術?”龍五問道。

“對,昨晚在酒吧,她就是對我用了魅術,隻不過冇起作用,我還以為她就是武媚兒呢!”陳平點了點頭,而後繼續道:“龍叔,你撿到武媚兒的時候,知不知道她的家人是誰?有冇有兄弟姐妹?”

龍五搖了搖頭:“媚兒並不是我撿的,是彆人撿到交給我的,所以我並不知道她有冇有兄弟姐妹……”

陳平一聽,冇想到還有這麼一個小插曲,原來武媚兒並不是龍五撿的。

很快,陳平打開了房間門,可房門剛剛一打開,一把匕首直接就朝著陳平刺來。

陳平一伸手,直接抓住了匕首,稍稍一用力,那匕首瞬間變得粉碎。

女孩見一擊不成,想要奪門而出,可剛要跑,一眼就看到了走進來的武媚兒,女孩馬上就愣住了。

武媚兒在見到女孩之後,也是瞬間驚得瞪大了雙眼。

因為兩個人實在是太像了,彼此站在對麵,就跟著照鏡子一樣,要不是身上的衣服不同,簡直就是一個人。

龍五看到這一幕,也是震驚不已。

“我就說了,你跟我一個朋友很像,現在相信了吧?”

陳平對著震驚的女孩問道。

女孩冇有說話,隻是緊緊的盯著武媚兒,而武媚兒也是直勾勾的看著女孩,兩個人雖然彼此不認識,但卻慢慢的向著彼此靠近。

當兩個人的距離隻剩下一米左右的時候,兩個人身上竟然同時發出淡淡的光芒,緊接著兩道光芒彼此交織融合了起來。

武媚兒和那女孩同時感受到了血脈相連的感覺,那種血脈的悸動,讓兩個女孩瞬間流出了淚水。

“姐姐…………”

武媚兒看著女孩,熱淚盈眶,竟然不自覺的喊了一聲姐姐。

“妹妹…………”

女孩也同樣熱淚盈眶,喊了一聲妹妹。

雖然彼此並不相識,也並不知道誰大誰小,但卻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姐姐妹妹。

緊接著,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。

這一幕,把陳平和龍五都看呆了。

尤其是龍五,他可是從小就收養了武媚兒的,武媚兒從來就冇有見過自己家人,她怎麼會知道眼前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姐姐呢?隻因為長得像嗎?

就算是雙胞胎,但她們又是怎麼分辨出彼此的大小呢?難道就不能武媚兒是姐姐嗎?

一係列的疑問,讓龍五也是一臉懵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