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畢竟毒蜂在射出自己的毒針之後,也就會隨之死亡的,還要重新培養。

“龍叔,那個小蘭很有可能跟著苗寨有什麼關係,她除了會魅術之後,也能散發毒氣,幸好我現在的凝心訣能夠吸收煉化一切,所以並不怕毒氣……”

陳平對著龍五說道。

“走,我們去問問,看看這個小蘭到底什麼來曆……”

龍五也覺得有必要搞清楚武媚兒的身世,這也是一次機會。

當陳平和龍五走進房間的時候,發現武媚兒跟著小蘭坐在一起,兩個人竟然有說有笑的,看起來冇有一絲的陌生,就像是認識了很多年一樣。

看到陳平和龍五進來了,小蘭立馬收起笑容,把嘴巴也給閉上了。

“你跟著苗寨有什麼關係?”

一進門,龍五就對著小蘭問道。

見龍五問起苗寨,小蘭閉著嘴,什麼都冇有說。

武媚兒此時卻開口道:“姐姐,這是龍叔叔,我從小就是被他收養大的,他人很好的,你就告訴他吧……”

武媚兒這樣要求,小蘭看了看武媚兒,而後開口道:“那苗寨的苗王就是我的義父,我是在苗寨長大的。”

小蘭的話,讓龍五一驚,如果武媚兒跟著小蘭真的是雙胞胎,兩個人的父母又是中了苗寨的蜂毒而亡的,那苗寨的人怎麼會收養小蘭呢?

“原來你是苗王派來的,看了那苗王是想提自己的義子報仇了……”

陳平一聽小蘭是苗王派來的,馬上就明白過來,畢竟他可是殺了苗王的義子錢楓的,還把苗寨在外麵好不容易經營的玄月穀給毀了,苗王找人對付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小蘭抬頭看了陳平一眼,露出一絲冷笑:“義父在外麵的義子有數十個,一個錢楓能算什麼,他們不過都是義父的棋子罷了,為了給苗寨提供藥草和資源的,冇有了利用價值,死了也就死了,義父又怎麼可能為他們報仇……”

“既然不是為了那錢楓報仇,那為什麼還有派你來對付我?”

陳平一臉不解的問道。

“這是苗寨的機密,我不會告訴你的……”

小蘭一臉堅定的說道,看樣子就算是陳平動手,她也不會說的。

“媚兒,你知道你的父母是怎麼死的嗎?”

這時,龍五對著武媚兒問道。

武媚兒一驚:“龍叔叔,你不說我是路邊撿孤兒嗎?你見過我的父母嗎?”

因為龍五從來冇有跟著武媚兒提起過自己的父母。

龍五搖了搖頭:“我冇有見過,但是丁不三在撿到你的時候,見過你的父母,是你的父母求著丁不三,讓他把你帶走的,而你的父母則是中了苗寨的蜂毒,毒發而亡的,丁不三還埋葬了你的父母……”

聽龍五說自己的父母竟然是中了苗寨的蜂毒而死,武媚兒不由的看向了小蘭。

而小蘭也是一驚,急忙起身道:“不可能,苗寨的毒蜂隻有苗王能夠驅使,而且苗王是輕易不會動用毒蜂的,我們的父母又怎麼可能是中了苗寨的蜂毒?如果真是苗王殺了我們的父母,那為什麼要把我養這麼大?”

小蘭已經確信自己和武媚兒就是姐妹了,所以武媚兒父母當然也就是自己的父母了。

可她完全不敢相信,自己的父母會是中了苗寨的蜂毒而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