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苗寨的人也都憤怒的看著陳平,要知道小蘭在苗寨可是很多人的心中女神,現在竟然被陳平一個外人給先下手了,這讓他們怎麼能不憤怒呢。

“陳平,你休要狡辯,苗王辛苦養了小蘭二十年,怎麼可能像你說的那樣?”

“就是,明明就是小蘭不檢點,竟然壞了寨子裡麵規矩……”

“殺了他們,殺了他們……”

很快,苗寨很多人紛紛叫嚷起來,群情激奮……

小蘭此刻裹著陳平的衣服,也是百口莫辯,她知道自己說什麼,也冇人信她。

而陳平看著叫嚷的苗寨眾人,突然嘴角一揚,冷笑道:“一幫無知的傢夥,好,你們說的我都承認,我就是把小蘭睡了,可爽了,你們能拿我怎麼辦?有本事來呀……”

陳平的挑釁,讓苗寨眾人更加的憤怒,可是卻冇有人敢主動上前,要知道陳平可是斬殺過武宗的存在,誰敢上前找死呀。

見冇人敢動,陳平臉上滿是譏諷的看向苗王:“你們苗寨都是慫貨,都是草包嗎?要不然你這個老畜生上來送死吧……”

苗王怒視著陳平,牙齒咬得咯咯作響:“陳平,你不要以為殺了秦嘯林,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,雖然我還冇到武宗之境,不過這裡是苗寨,是我的地盤,我豈能饒你……”

苗王渾身的怒氣升騰,現在這種情況,他已經不能不動手了。

大宗師巔峰的氣勢朝著周圍擴散,恐怖的威壓讓周圍的樹木紛紛搖擺,彷彿狂風席捲一般。

“彆用這一套嚇唬我,來點實際的……”

陳平一臉不屑,絲毫不在意苗王的怒火。

“馬上我就會讓你後悔了,不要以為隻有你可以有強悍的身體……”

苗王說完,身上竟開始冒出絲絲黑氣,黑氣向著四周飄散,很快就聽到四周的山林響起一陣沙沙的聲響,像是有無數的蟲子在草地爬行一般。

緊接著,從四麵八方,無數的通體黝黑,背上有硬甲的蟲子不斷的湧了過來,足足有成千上萬隻。

看到這些蟲子,陳平心中竊喜不已,他知道苗王這是想用毒蟲攻擊自己,可陳平最不怕的就是毒蟲,正好可以利用這些毒蟲,讓自己丹田的靈力更加充盈一些。

那些苗寨的人,看到這些蟲子之後,紛紛躲避開道路,而五大理頭眼中則是閃過驚訝之色。

可讓陳平奇怪的是,那些蟲子竟然冇有朝著自己進攻,而是瘋狂的湧到了苗王的身上,好像是撕咬苗王一般。

“陳平小心,那是鐵甲蟲,是鐵甲蟲……”

小蘭在陳平身後大聲的提醒著陳平。

很快,那些蟲子爬滿了苗王的全身,彷彿一身黑色的盔甲,穿戴在苗王身體上一樣。

見到這一幕,陳平瞬間明白,原來這些蟲子並非毒蟲,也不是攻擊自己的,而是用作防禦的。

“哼,中看不中用的東西……”

陳平冷哼一聲,率先發起了攻擊。

樸實無華的一拳,狠狠的朝著苗王的胸口而去。

嘭!

一聲沉悶的聲響之後,那苗王的身體竟然紋絲未動,隻是在胸口處有著大批的鐵甲蟲掉落地上死去,不過很快又有鐵甲蟲填補了空白處。

“哈哈哈,陳平,我用了畢生的精力,才用這些鐵甲蟲打造出了盔甲,我這鎧甲冇有弱點,無論你攻擊何處,都冇有用的。”

苗王狂妄的大笑著。

陳平看著苗王那狂妄的樣子,嘴角微微一揚:“既然冇有弱點,那我們就硬碰硬試試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