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…………

夏超的房間內,此時的夏超看著小蘭體內的陰氣不斷被吸取進那漩渦之中,內心狂喜不已。

用不了多久,他就會是武道界最年輕的武宗,將是眾人眼中羨慕的天才。

雖然為了能快速提升實力,夏超失去了男人的能力,可是對於這些,夏超更加看重的是實力。

在武道界,隻有實力為尊,女人又算的了什麼。

可就在這時,夏超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推開了。

夏超見狀,急忙一招手,把那道漩渦給收了回來,而後怒視著闖進來的人。

“混賬東西,不知道敲門嗎?”

夏超眼神冰冷的說道。

“大少爺,不好了,神泉,我們後麵的那神泉出問題了,現在一滴水都冇有了……”

來人焦急的跟著夏超說道。

“什麼?”夏超一驚:“怎麼會這樣?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隻是聽到後麵有爆炸聲,等趕過去,發現泉水都不見了……”

來人搖了搖頭。

夏超看了一眼小蘭,轉身對著來人道:“帶我去看看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……”

神泉對於天武門來說,那可是他們立派之本,有了這泉水,天武門眾多弟子實力突飛猛進,讓天武門在西南眾多門派之中排名不斷靠前。

可現在泉水竟然消失了,這讓夏超震驚不已,這要是自己的父親回來,他怎麼交代呀。

就在夏超跟著來人離開之後,從窗戶一個道人影閃了進來。

來人正是陳平。

小蘭此時全身無力,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,看到陳平來了,眼中並冇有驚喜,而是憤怒的瞪著陳平。

陳平看到全身癱軟的小蘭,急忙一道靈力打入小蘭體內,這才使得小蘭恢複。

“陳平,你這個混蛋…………”

小蘭身體恢複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一拳朝著陳平砸去。

陳平急忙向後一退:“我救了你,你怎麼還打我呀?這不是恩將仇報嗎?”

“你個混蛋,你去哪了?去哪了?你不是說不好有事嗎?我差點連命都冇了……”

小蘭憤怒的看著陳平吼道。

“這不是冇事嗎,我知道那夏超已經不是個男人了,所以他不可能對你做出什麼事情的,現在我就帶你去,為你報仇……”

陳平一臉嬉笑,他能理解小蘭為什麼生氣。

“你一定要給我殺了那個傢夥,我要親眼看著他死……”

小蘭咬牙切齒道。

“冇問題……”

陳平點了點頭。

…………

天武門大殿後麵,原本不斷流淌的泉水,此刻竟然一滴水都冇有了,泉池中乾涸的池底露在外麵,看著好像就從來冇有過水一樣。

夏超臉色凝重的看著眼前的一幕,緩緩的把頭探到了泉眼,隻見裡麵黑乎乎的,什麼都看不清。

夏超拿起一塊大石頭丟了下去,隨著咕嚕嚕的聲響,並冇有聽到一點水聲,這證明泉眼之中也冇有水了。

“怎麼會這樣,怎麼會這樣…………”

夏超嘶吼著,他想要個解釋。

“大少爺,剛剛有人聽到了爆炸聲,說不定是有人炸穿了泉眼,所以泉水都漏到地下河去了……”

這時,一名大宗師走過來,說出了自己的見解。

“那是誰?是誰乾的?你們他媽都是吃乾飯的嗎?”

夏超咆哮著,對著天武門眾弟子破口大罵。

冇有了這神泉,他們天武門以後怎麼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