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陳先生,任家家主任賢想見見你,不知道陳先生可否有時間?”

這時,孫思邈走到陳平跟前,小聲的詢問道。

“他在哪?”

陳平也想看看,這個任家會給自己送什麼大禮。

“陳先生,你隨我來……”

孫思邈說著,帶著陳平向著後麵走去。

經過一個走廊,來到一間包間之後,孫思邈推開門,陳平看到一個和孫思邈年齡相仿,兩鬢斑白的老者正坐在裡麵。

“孫府主…………”老者見到孫思邈,急忙的起身迎接。

“任家主,這位就是陳先生……”

孫思邈指了指身後的陳平說道。

任賢急忙熱情的走到陳平麵前:“一直都聽聞陳先生的大名,可惜一直都冇有機會相見,今天見到陳先生,真是三生有幸……”

任賢態度十分的恭敬,畢竟陳平的名氣在那裡擺著,由不得他不尊敬。

“任家主客氣了……”

陳平淡淡一笑,不過他看得出,任家肯定有事求他。

幾人在進屋之後,任賢親自給陳平倒了一杯茶。

“任家主,你托我把陳先生請來,想必是有什麼事情吧?”

孫思邈拋磚引玉道。

“對,我這裡有件寶物,在我們任家放著,簡直是暴殄天物,所以想送給陳先生……”

說著,任賢打開身邊的一個皮包,緊接著從皮包裡麵拿出一個被裹得嚴嚴實實的東西。

當任賢一層層打開包裝物之後,一個十分精緻的銅鼎露了出來。

銅鼎隻有巴掌大小,雖然看著鏽跡斑斑,不過上麵雕刻的符文卻很清晰。

“陳先生,這是我們祖上淘來的一個銅鼎,聽聞有數千年的曆史了,一直在家裡放著,我把它送給陳先生,希望對陳先生有用……”

任賢把銅鼎推到了陳平得麵前。

任家祖上是盜墓的,雖然知道是盜墓得來的,不過陳平冇有拆穿任賢。

陳平不太懂什麼文物,不過看到這銅鼎如此的小,略微有些失望,這麼小的銅鼎能乾什麼用呢?

陳平稍稍感受了下,並冇有在銅鼎之內感受到靈氣的存在,那這銅鼎對於陳平來說,可就一無是處了。

不過陳平還是把銅鼎拿到手上,試著用自己的探查之力把鼎覆蓋住,可是很快,陳平就有一種強烈的熟悉感。

考慮了一下,陳平眉頭微微一皺,索性調動全身的靈力,形成一陣一陣波動,朝著那青銅鼎漸漸靠了過去。

嗡嗡嗡……

一陣顫抖聲音傳來,那鼎身的綠色鏽跡居然層層剝落,銅鼎的體積竟然越變越大,最後變得有盤子大小,緊接著一陣綠色的光芒閃過,一個全新的銅鼎赫然出現在陳平他們麵前。

這一下可讓任賢和孫思邈驚掉了下巴,他們還不知道,這銅鼎竟然還能變大,這簡直太神奇了。

陳平見狀,也是微微一愣之後,變得驚喜不已,看來這銅鼎肯定有什麼特彆之處。

看著麵前的銅鼎,隻見那四周浮現綠色的銘文遍佈其身,整個青銅鼎給人一種厚重無比的感覺。

這鼎製作精良,根本不是現代工藝能夠做出來的,所以可以肯定這銅鼎不是仿品。

陳平仔細打量,幾乎都湊到銅鼎跟前了,赫然在銅鼎內部看到神農二字。

神農鼎?

陳平倒吸一口冷氣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