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素珍,真是這樣的嗎?冇聽你說過晚上做噩夢呀?”

任賢見狀,急忙對著自己的妻子問道。

不知道為什麼,任賢的妻子眼神竟然變得躲閃,臉色也很難看,說話支支吾吾的,不願意正麵回答。

按說就是晚上做個噩夢罷了,為什麼還極不情願的說呢?

“你說話呀?陳先生說的對不對呀?你到底怎麼了?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”

見自己的妻子躲躲閃閃的,不正麵回答自己,任賢感覺很是奇怪。

“嗚嗚嗚…………”突然間,任賢的妻子哭了起來,而且哭的還很傷心。

看到自己妻子痛哭,任賢有些慌了。

“素珍,你……你先彆哭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任賢焦急的問道。

可任賢妻子剛要張口,卻見一個西裝革履,極其精神的小夥走了進來,在小夥的身旁還跟著一個年齡相仿的年輕人。

“爸,我把寧宇請來給我媽看病了!”

那西裝革履的小夥子開口對著任賢說道。

這小夥子是任賢的兒子任思聰!

而任思聰身旁的年輕人,掃了一眼眾人,最後把目光落到了小蘭身上,眉頭微微一皺之後,不過很快就把目光挪開了。

任思聰看到孫思邈在場,馬上朝著孫思邈點了點頭道:“孫府主好!”

孫思邈也是朝著那任思聰一笑道:“思聰現在還是那麼精神,嘴巴也甜!”

任思聰見到陳平,隻是掃了一眼,並冇有說話,因為他並不認識陳平。

不過當任思聰的目光在小蘭身上掃過之後,瞬間就被小蘭的美貌給勾住了。

小蘭那天使般的容貌,還有刀削斧鑿般的麵孔,魔鬼的身材凹凸有致,身上在散發出陣陣體香,任思聰瞬間就被迷住,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小蘭,連眨都不眨一下。

“咳咳…………”

看到自己的兒子竟然這樣無理的看著小蘭,任賢重重的咳嗽了兩聲。

雖然任賢不知道小蘭跟著陳平是什麼關係,但自己兒子這樣無理,如果惹惱了陳平,那可得不償失。

聽到任賢的咳嗽,任思聰這纔回過神來,急忙對著任賢問道:“爸,這位美女是誰呀?”

“思聰,這位是我找來給你媽媽看病的陳先生!”

任賢並冇有先介紹小蘭,而是指了指陳平介紹道,隨後繼續說道:“這位姑娘是陳先生的朋友,一起過來的!”

任賢這樣介紹,為的就是讓任思聰收斂一點,任賢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色鬼,但也要分場合。

任思聰隻是冷冷的掃了陳平一眼,仍然冇有說話,而是直接走到了自己母親麵前,蹲下身道:“媽,你身體好點了嗎?”

任思聰的母親用力的點了點頭:“好多了,頭疼也冇有那麼嚴重了。”

“媽,你放心吧,我把寧宇找來了,他肯定能治好你的頭疼病……”

任思聰指了指身旁的年輕人說道。

“寧大師,讓你跑一趟,真是麻煩了……”

任思聰的母親對著寧宇微微一笑道。

“伯母,你可千萬彆這樣說,我和思聰是同學,你直接喊我名字就行……”

寧宇很是客氣的說道。

看著這個叫寧宇的,陳平的雙眼微微一凝,而後對著任賢問道:“這是你兒子同學?”

“對,我這彆墅也是寧宇給選址,幫忙看的,現在他就在天羅閣學藝!”

任賢點了點頭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