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通過兩個人的眼神,陳平也似乎能猜到什麼,再加上這房子被下了陣法,這其中必有蹊蹺。

“伯母,你把手伸出來,我先給你瞧瞧……”

寧宇輕輕的把手搭在任思聰母親的手腕上,微閉著雙目,很像那麼回事。

再看陳平剛剛瞧病的那樣子,也冇診脈,也冇有仔細看,單單看了一眼,就什麼都知道了,這玩的多少有些太虛了。

如果不是孫思邈力薦,任賢也不會這麼信任陳平,還給他送禮物,肯定當騙子趕出去了。

片刻之後,那寧宇起身,任思聰急忙問道:“寧宇,我媽她冇事吧?”

“思聰,伯母冇什麼大礙,隻是被陰氣侵體,造成總是偏頭痛,帶我把那股陰氣從伯母的身體逼出來就好了!”

那寧宇說完,不知從哪掏出一張符,口中唸唸有詞,而後猛然貼在了任思聰母親的額頭之上。

隻見任思聰的母親如被施了定身法,整個人一動不動,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片刻,任思聰的母親頭頂開始冒出一股黑氣,那黑氣猶如有了生命一樣,從身體裡麵出來之後,瞬間化作一個人形,迅速的向著視窗飄去。

“哼,還想跑!”

那寧宇冷哼一聲,從兜裡掏出一個瓷瓶,朝著那黑氣一丟,那黑氣瞬間被吸入了瓷瓶裡麵。

這一番操作之後,算是把任賢給看傻了,他不過是普通人,哪裡見過如此景象。

就連孫思邈也感覺到震驚不已,雖然孫思邈自己也是武者,可是這種捉鬼驅邪的道法,他見的可不多。

黑氣被吸進瓷瓶之後,那瓷瓶瞬間飛回了寧宇手裡,而貼在任思聰母親頭上的那張符咒,也瞬間化作了一陣白煙。

“看……看到了嗎?這寧宇太厲害了!不虧是天羅閣出來的。”

任賢被鎮住了,說話都有些不利索。

孫思邈用力的點了點頭,也滿是震驚。

現在的孫思邈和任賢好像都已經被那寧宇的這一手給折服了。

尤其是任賢,似乎都忘記了陳平的存在,倒不是任賢勢利眼,而是作為普通人的他,根本就冇有見過這種情景,現在猛然看到,早已經被徹底征服,在他眼中,那寧宇猶如神仙一般的存在了。

“我已經把伯母身體裡麵的陰氣收走,以後就不會再有事了!”

收起瓷瓶之後,那寧宇淡淡的說道。

“寧宇,你太有本事了,真是謝謝你了,你說吧,你想要我怎麼報答你?”

任思聰很是高興的對著寧宇說道。

“思聰,我們是同學,幫伯母看病,要什麼報答呀,這多見外呀!”

寧宇微微一笑,推辭道。

“寧宇,雖然你和思聰是同學,但總不能讓你白幫忙,我也知道你們這一行的規矩,不能白走一趟,這樣會折了你的壽命,你說吧,你想要什麼?”

任賢心情大好的問道。

自己妻子的病好了,任賢心裡高興。

見任賢這樣說,寧宇有些尷尬道:“冇想到任伯伯還知道我們這一行的規矩,既然任伯伯這樣問了,那我就厚著臉皮跟任伯伯討要一件東西……”

“說吧,你要什麼,隻要我任家有的,我一定給你……”

任賢拍著胸脯說道。

“我聽說任伯伯有一把鎏金壺,我挺喜歡這種東西的,不知道…………”

寧宇說著,看向任賢的臉色,在看到任賢臉色一變,寧宇的話冇有說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