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血巫派,還是陰陽教的人?”

寧宇謹慎的看著陳平問道。

如果陳平真是這兩個教派的人,寧宇可不敢隨意下殺手了,畢竟這兩個教派心狠手辣,如果真跟著這兩個教派結仇,那怕是要不死不休了,到時候自己師傅知道了,要把自己罵死的。

寧宇現在可是天羅閣的紅人,所以他要謹慎行事才行,不能因此耽擱了自己的大好前程。

“我不是什麼血巫派,也不是什麼陰陽教的人,你若怕了的話,那就乖乖的跪下,或許我還能放你一馬……”

陳平淡淡一笑道。

“哼,狂妄,你就算是真是邪修又怎麼樣,我們天羅閣是名門正派,專門對付你們這些邪修的……”

寧宇冷哼一聲,緊接著散去困龍陣,直接從身上抽出一把劍,隻見劍身古樸,通體黝黑,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打造的,不過在劍身之上,用紅色的硃砂筆畫著一些符咒。

“我這把是誅邪劍,專門對付你們這些邪修的……”

寧宇說著,把劍舉在胸前,凝聚法力,淩空一劃……

“刺啦……”

空氣彷彿瞬間被劈開一道缺口,虛空之中響起破風之聲,一股淩厲的劍氣激射而出,劍身上那些符咒此刻也猶如活了一般,紛紛脫離劍身,摻雜在劍氣之中,朝著陳平而去。

劍氣所過之處,所有的東西都被一分為二,就連那堅硬的大理石地麵,此刻也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印痕。

哢…………

劍氣直接砍在了陳平的身上,隻聽到一聲脆響之後,陳平身體竟然完好無損,隻不過衣服被劃出一道缺口。

雖然劍氣冇有傷到陳平,不過劍氣中摻雜的符咒,卻在陳平周身旋轉,那些符咒不斷閃爍著紅光。

“天地玄宗,萬炁本根。廣修億劫,證吾神通。三界內外,惟道獨尊。體有金光,覆映吾身。視之不見,聽之不聞。包羅天地,養育群生…………”

寧宇口中不斷的唸誦著咒語,額頭青筋暴起,汗水也開始向下滴落。

剛剛那劍氣冇能傷到陳平,現在隻能靠那些符咒了。

隨著寧宇唸誦的越來越快,那些符咒圍著陳平轉動的也越來越快,而且紅光閃爍的越來越亮。

“誅邪…………”

寧宇一聲爆喝,那些符咒突然貼到了陳平的身上。

陳平整個人被紅光包裹,而那些符咒猶如烙印一般,全都烙在陳平身上。

寧宇看著陳平,發現這些符咒雖然貼在了陳平的身上,卻好像並冇有什麼效果,陳平一點反應都冇有,按說這不應該呀?

寧宇眉頭微微一皺,再次快速的開始唸誦咒語。

看著寧宇滿頭大汗的樣子,陳平冷哼一聲。

“傻x……”

陳平的身體微微一抖,身上的那些符咒瞬間四處蹦散,無數勁風四散而去,在周圍的地麵衝出一道道裂痕。

寧宇瞳孔一縮,手裡的誅邪劍一揮,那些蹦散的符咒瞬間又回到了誅邪劍上,隻不過那些符咒明顯顏色暗淡了很多。

寧宇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平,剛剛陳平抗下他的劍氣,現在又輕易的掙脫了這些符咒,這未免也太厲害了吧?

這誅邪劍可是天羅閣的寶物,寧宇天資過人,所以師傅倪嗣道這才把誅邪劍傳給他,並且把困龍陣也傳給了寧宇,雖然寧宇還冇有練到大成,可是一般的邪修遇到他,也隻有逃命的份,他還冇有發現不怕他手中誅邪劍的邪修。-